陈金声五世孙媳妇 陈黄佩璧出版 《陈金声传》

陈金声五世孙媳妇陈黄佩璧撰写《陈金声传》。

她在2008年开始,阅读新加坡开埠时期的资料、文献等,了解时代背景,再到图书馆、档案馆翻查各种资料,走访亲友,希望能弥补人们对这位先驱人物的认知。

14-2_now_3_Medium.jpg
新加坡先驱人物陈金声画像。(档案照片)

很多人都听过新加坡先驱人物陈金声的名字,对他的认知却限于大世界附近的一条路,横跨新加坡河的一座桥,还有滨海公园的喷泉,知道这些设施以他命名,除此之外所知甚少。

熟悉本地华社历史的人,或许知道他是最早兴学办教育的先驱人物,1849年设在天福宫偏殿崇文阁的私塾,以及创于1854年的萃英书院,都是他倡议创办的华文学塾。另外,也知道他曾捐资尝试解决市区水供问题,但铺设陶管引水的计划没有成功。

一本由陈金声五世孙媳妇陈黄佩璧撰写的新书《陈金声传》,能弥补人们对这位先驱人物认知上的缺失。退休前是本地一家房地产投资公司总经理的陈黄佩璧(67岁),也是名门之后,是柔佛港主黄亚福的曾孙女。

不知道嫁陈金声五世孙

不过,黄佩璧1976年与陈长利这位整形外科医生结婚时,完全不知道自己嫁进另一个名门望族。黄佩璧说,她的丈夫只告诉她祖父叫陈思仁(Tan Soo Jin),她并不知道陈思仁是陈金声的曾孙。

身世之谜是在他们的长女陈美金出世后才揭开。黄佩璧的家翁陈永善(Peter Tan Eng Sian)突然决定带小夫妻和新生孙女到马六甲的祖厝参观和祭祖,她此时才知道自己嫁入陈金声家族。陈长利医生的高祖父是陈金声的第三儿子陈明岩,曾祖父是陈明岩的独子陈若铨。

黄佩璧撰写《陈金声传》,大概受到她的曾祖父黄亚福另一曾孙女黄佩萱启发。黄佩萱2002年出版《移民、建筑商、企业家:黄亚福传》。陈长利医生在新书发布会上希望有人能为陈金声写传,黄佩璧当时随口说退休时会考虑这么做。她在2006年退休后,丈夫便不断催她动笔。

她在2008年才开始着手此事,先阅读新加坡开埠时期的资料、文献、文章等,了解时代背景。她也到图书馆、档案馆翻查各种资料,阅读旧报章,走访亲友,还在远房亲戚李炳荣(Peter Lee)带领下,与夫婿一同回陈金声在中国福建永春的家乡。家翁陈永善去世后不久,她再次带家婆曾秀金回乡。不过第二次到访时,老房子屋顶已坍塌。

新加坡国立大学2013年获得一笔捐款后,把青龙木学院(Angsana College)易名为陈爱丽丝与彼德寄宿型学院(College of Alice and Peter Tan),新名称中的“爱丽丝”正是曾秀金,“彼德”便是陈金声的玄孙陈永善。

陈金声祖籍

陈家祖籍福建永春丰山兜,开基祖陈冲在元代迁到永春。最早下南洋的是陈金声(1806-1864)的祖父陈臣留(1737-1784)。陈臣留在父母(陈良育和黄慎娘)双亡后过番,在族人资助下于1757年到马六甲。经过一番努力创立丰兴,还与当地妇女姚随娘结婚,生下一女陈缎娘和二男陈瑞绒和陈瑞布。瑞绒早逝,瑞布正是陈金声之父。陈瑞布年幼丧母,陈臣留把他送回永春受教育。

陈瑞布(1775-1824)先在中国与蔡八娘完婚,生下二男(应望和应仪)二女(淑娘和远娘),但他念念不忘马六甲,父亲去世后回到马六甲继承家业,另娶吴侃娘(1784-1858)为妻,两人生下四个儿子应策、金声、玉成和璜璋。陈金声是吴侃娘的第二胎,却是陈瑞布的第三个儿子。

新加坡开埠时,陈金声才13岁,不可能随第一批商人移居新加坡。陈金声究竟在哪一年移居新加坡还待考证。有历史学者根据约翰·金马仑(John Cameron)1865年出版的书推算,他是在1834年到新加坡,但他的长子陈明水1829年生于新加坡。黄佩璧因此相信,陈金声移居年代介于1824年和1829年之间,即他父亲去世后和长子出世前。

从英国人送给陈金声的两个银制摆设品(epergnes)上的刻文,可以看出陈金声做香料生意时,深得英国人信任,早在1837年已经和英国商人建起良好关系。黄佩璧发现1840年之前,几乎找不到有关陈金声的记载。当时的华社显然以陈笃生为首。但是1840年之后,陈金声便经常购买房地产,而且只买不卖。

这显示陈金声在35岁左右已发迹,他在1864年以58岁世寿离世时,已经是新加坡和马六甲最有钱的华商。金马仑估计,他留下200万元资产,黄佩璧在遗产记录中找到的数字是46万7931西班牙元,但是《海峡时报》1924年的报道引述陈金声曾孙、遗产信托人陈思仁的话,说他的遗产超过300万元,当中百多万元是房地产,剩余是现金。这在当时是非常庞大的数额。

陈金声不曾涉及鸦片生意

黄佩璧记得家翁陈永善曾说,他父亲陈思仁最引以为傲的是,祖先只做香料和原产品生意,不曾涉足鸦片生意。她翻查Carl A Trocki有关鸦片贸易的书籍,欣慰陈金声与后人的名字不曾被提及,显示他们不曾做过这种不光彩的交易。

陈金声的公司叫丰兴,与英国人交易时却用“金声公司”。金声路和金声桥启用后被本地人称为“丰兴路”和“丰兴桥”。陈明水1884年逝世前,很多福建人的结婚证书盖上丰兴的印章。不过,陈若锦成立家族公司来照顾祖先坟地时,把名称改为丰顺。

陈金声虽在新加坡发迹,却没有切断与马六甲的关系,他在新加坡注册“金声公司”后,便在马六甲设分行。他在1847年被推选为青云亭亭主,成为马六甲华人最高领导人。

早期的名门望族都以通婚扩大家族势力,陈金声让嫡长子陈明水娶漳州商人薛佛记的女儿薛庚娘,这让陈明水的长子陈若锦更容易被所有福建商人接受。陈金声的小女儿陈玉合嫁给另一名福建殷商杨逢泰。黄佩璧说,陈思仁娶的是陈笃生后人,因此她的丈夫陈长利也是陈笃生后人。

陈金声死后葬在马六甲,但陈家很多后人如陈明岩、陈若锦、陈若铨、陈霰娘等,最早葬在史德林路(Stirling Road)俗称双口鼎芳林山的老坟场。陈霰娘是陈若锦的女儿,也是前总统陈庆炎的外婆。双口鼎被迁移时,陈家后人的墓全被迁葬到蔡厝港坟场,这些墓最近再次起坟,黄佩璧手中的资料显示,有74口迁葬墓与陈家有关,包括10名“若”字辈后人。年代最久远的,是死于1857年的陈臣学。

里峇峇利一带曾是陈金声家族的大本营。今日的永安苑(Yong An Park)过去是陈家宅邸Panglima Prang,属于陈明水、陈若锦一系,住过六代人。今日的曙光公厦(The Morningside)过去属于陈明岩一系。马六甲祖宅虽已变成酒店,目前还在陈明惠一系的手上。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