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居当友伴送温情 独居主妇不再无助

王玉妹看起来是个活跃的乐龄人士。这名71岁的主妇住在大巴窑附近惹兰都顺的五房式组屋,平时她会参加居委会的一些聚会和活动,或搭巴士外出走走。

但参加社区友伴计划(Community Befriending Programme)的乐龄义工朱洁娴(65岁)上门后,才发现这名老邻居和许多年长者一样,面对健康问题和隐忧。

朱洁娴发现王玉妹患有高血压、糖尿病和胃酸问题,丈夫自患癌去世后就独自居住的她,也越来越健忘。“有时她付费报名参加居委会的活动后,日期到了却忘得一干二净,没有出席,出门时也常忘了锁门。”

王玉妹坦承:“有时搭巴士时,我会突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巴士车上,也不知道自己在哪里上车、从哪里来。”有好几次,她搭错巴士和地铁,结果搭到陌生的地方去。

不久前,王玉妹在家摔了一跤,左肩膀脱臼,事后她也不记得自己怎么爬上了床,几天后才出门看医生。受伤后她打扫五房式的家时,就变得更加困难。

从早到晚看电视的王玉妹,也经常忘了到医院复诊或检查的日期。她说,医生说她有轻微的老人失智症状,没和她同住的独生子了解情况后,开始陪她到医院去看医生,加上义工朱洁娴不时会上门,王玉妹平日就不那么无助寂寞。

20190226_singaporenews_volunteer_Medium.jpg
朱洁娴(右)经常与王玉妹外出,告诉她如何搭乘巴士。(邬福梁摄)

她感激地说:“我跌伤肩膀,朱洁娴带我到芽笼附近去看中医。我常和她聊起我先生的事,告诉她我的丈夫生前如何地照顾我和我的家人。所以他去世这么多年了,我还是很想念他。”

王玉妹说,她的记性不好,听力也差,觉得无法和别人沟通。但朱洁娴来到她的家后,她觉得有人和她谈得来,渐渐地,心情开朗多了。

和丈夫结伴当义工 退休日子抹上彩虹

朱洁娴是在一年多前开始当社区友伴义工。她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她曾在居委会的活动上看过王玉妹,两人也在同个组屋区住了几十年,见了面打打招呼。

“当了她的友伴之后,我对她有了进一步的了解。我们本来就是邻居,更应该守望相助。” 朱洁娴说。

朱洁娴本身保持活跃的身心和生活。原本是绘制员的她,退休后,看顾两名孙子,经常和丈夫到全岛各处去打羽球,和朋友相约去庙宇或逛街,并报名参加绘画课程,生活过得很充实。

曾在民众俱乐部帮忙的朱洁娴,觉得当乐龄义工很有意义,便和丈夫一起加入“关爱乐龄大使”的队伍。两人成了义工搭档,经常一起去拜访区内的其他年长者,了解他们的生活和健康情况。

像朋友一样 借出聆听的耳朵

20190226_singpore_volunteer_listeningear_Medium.jpg
义工朱洁娴(右)每两个星期探访王玉妹一次,聊聊天,听听她说近况。(邬福梁摄)

当社区友伴一点也不困难,通常受委关怀的对象,都是住在义工家附近的乐龄人士。

朱洁娴说,有时王玉妹没接听电话,她就会上门查看她是否安好,住在附近,走动非常方便。

乐龄义工也更能借出聆听的耳朵,将心比心。

“我通常每两个星期就去探访她一次,和她聊聊天,说说近况,看看她的健康和生活情况,跟探访其他朋友一样。”朱洁娴说:“我们年龄差不多,更容易沟通。”

朱洁娴说:“如果可以,我还希望成为多些乐龄人士的友伴,对我来说,花不了多少时间就能助人,我也能交些朋友,何乐而不为呢?”

拨热线或上网成为社区友伴

如果你也想和朱洁娴一样,成为社区友伴计划下的义工,给身边或社区里的年长者送上温情,你可以通过以下方式了解更多详情或报名:

  • 拨打新加坡乐银线:1800-650-6060

星期一至星期五上午8时30分到晚上8时30分,星期六早上8时30分到下午4时。星期天和公共假期除外。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