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夏志清一封信谈起

订户

字体大小:

都说卧病的老人很难跨过大节日,夏公夏志清教授也逃不出这一魔咒,他是在2014年元旦前夕逝世的。之前就听白先勇兄说过,夏公心律不齐,经常要住院,曾私下暗忖,他是一个硬朗的人,反正吉人天相,活到100岁应没问题。

后来杂事羁身,连一张慰问卡也没寄,为此懊悔不已。

与夏公曾通过数通的信札,匆忙中捡出几封。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