狮城的暖

“阿嚏!”,震耳欲聋的喷嚏声赶走了我的瞌睡虫。我往后座望去,一个小女生正用左手捂着鼻子,似是因为没有纸巾,准备用手把鼻涕擦掉。巴士上虽有些颠簸,倒也不碍我将纸巾递给后座的女孩。她小心翼翼地用右手接过我的纸巾擤出了鼻涕,轻声向我道谢。前座的我不方便将身子扭过去,便朝后打了个“没问题”的手势。此时此状把我的思绪带回了我刚到新加坡上学的那个时候。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狮城的暖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