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田嗣治 与武吉知马

大型油画《武吉知马的夜战》(藤田嗣治绘,东京国立近代美术馆藏品。取自互联网)
大型油画《2月11日(武吉知马高地)》(藤田嗣治绘,东京国立近代美术馆藏品。取自互联网)
太平洋战争时期在日本军部服务的藤田嗣治,背景画作正是《新加坡的末日》。(互联网)
大型油画《新加坡的末日(武吉知马高地)》(藤田嗣治绘,东京国立近代美术馆藏品。取自互联网)
水彩速写《武吉知马三叉路口战迹》:以这幅水彩速写制成的明信片,现展于旧福特车厂展览馆常设展《日据时期:战争与史迹》。(藤田嗣治绘,章星虹摄于旧福特车厂展览馆常设展)
藤田嗣治在速写《武吉知马三叉路口战迹》画作上的签名。(章星虹摄于旧福特车厂展览馆常设展)
①武吉知马高地一带的战争遗迹和纪念标识:①武吉知马山脚下游客中心的“武吉知马战役”(Battle for Bukit Timah)标示牌,②武吉巴督山斜坡阶梯上的“武吉巴督纪念牌”(Bukit Batok Memorial), ③旧福特汽车厂“日据时期史料展览馆”。(章星虹摄)

日本画家藤田嗣治二战期间在新加坡完成三幅油画、一幅水彩速写,这四幅画,画的都是同一个地点、同一场战事——武吉知马战役。细看画作,77年前的激战夜晚历历在目。

武吉知马上段的旧福特汽车厂,77年前曾目睹一场守军与犯寇的激战,也见证了数天后的新加坡沦陷,今天化身为呈现那段历史的专题展馆。走在展馆的厅廊之间,你可曾留意到,在一个不甚显眼的转角墙上,挂着一组水彩速写风格的战争明信片?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