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战的镜头

“1969年初,我与小型顾问团被派到岘港南部会安的一个古老村庄里。一个傍晚,一位为《生活》(Life)杂志工作的英国摄影师从战场回来。当他将皱巴巴的汗湿衣服换成干净的,包括颈项的围巾后,他与我们共进晚餐。那个时候,我对摄影不感兴趣。很多年后,我才发现他就是传奇的摄影家拉里·伯罗斯(Larry Burrows,1926-1971),1971年在老挝采访时不幸坠机身亡。那次的相遇,与后来和另一位传奇摄影家道格拉斯·邓肯(Douglas Duncan,1916-2018)的友情,激发我主要收藏中南半岛战争古着黑白影像的兴趣。”新加坡收藏家朱·基尼(Judd Kinne)说。他于1967年至1969年在南越乃美国海军陆战队步兵军官。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