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姑娘与怪老树》 刺激青年观众问“为什么”

本地青少儿广播演艺组将呈献郭宝崑经典作品《傻姑娘与怪老树》,用现代时空条件诠释永恒的人文课题——活着的意义。

《傻姑娘与怪老树》是新加坡已故剧作家郭宝崑经典剧作之一,不但被纳入本地学校文学教材,更是海内外剧团经常演绎的作品,至今还在本地、香港、台湾、英国等地重新演绎。

本地青少年剧团青少儿广播演艺组,即将于本月4日至6日呈献《傻姑娘与怪老树》,由第一代饰演傻姑娘的资深戏剧工作者洪艺冰执导,她将带领青少儿广播演艺组的少年演员和一群活跃于本地的剧场演员,共同创作演出。

有个孤独的小女孩,只喜欢和一棵老树说话。有一天,为了让路给人们造房子,老树要遭受被砍伐的厄运。小女孩该如何保护老树?

选择献演此剧,是青少儿广播演艺组艺术总监马业仙对国宝级艺术家郭宝崑的致敬。马业仙1987年看了首演的《傻姑娘与怪老树》后,深被震撼。剧里傻姑娘傻傻地执着于保护老树,而砍树人却无知又麻木地砍下一棵又一棵老树。是什么东西削弱了青少年的创意和主动独立思考能力,甚至是至深的情感?他们长大后面对砍树或不砍树的情况时,为何连发问质疑能力都没有了呢?

马业仙希望通过《傻姑娘与怪老树》郭宝崑能为新一代青少年所认识,希望郭宝崑的文化精神能继续传承下去。她说:“郭宝崑先生的作品总提供艺术家们二度甚至三度的再次创作空间,距离原创30多年后的今天,《傻姑娘与怪老树》仍给予我们发挥创意和抒发情感的空间。很妙的是,在郭先生提供的框架里,无论我们怎么重新演绎,不管我们加入多少今日的生活点滴和感受,主题思想依旧那么坚定,那么鲜明。它所体现的精神和情感是横跨时空和区域的,这部作品之所以能受其他国家艺术家们青睐,是有其原因的。”

她说,傻姑娘不顾一切竭力地保护老树,这就是所谓的赤子之心。可当今,别说是树,哪怕是人,现代的孩子多半都不懂得尊重和珍惜。因此,《傻姑娘与怪老树》有深刻的社会意义和探讨价值。

“最实际的是,32年前《傻姑娘与怪老树》的年代,老一辈担忧方言失守;32年后的今日,不只守不住方言,我们连华语都要想尽法子‘挽救’!”马业仙说:“《傻姑娘与怪老树》对人文的探测是多层面且深奥的。无论哪个时代哪个社会,人们最不愿面对的问题是:‘我到底在干什么?我到底为什么而活着?’在僵硬制度下,在名利至上社会里,很多人失去独立思考能力,他们何曾为自己而活着?有些人连问问题的本能也失去了。”马业仙期待这部剧能刺激青少年观众多问“为什么”,也相信它能让老一辈观众产生极大共鸣。

导演32年前是主演

获新加坡青年艺术家奖的洪艺冰,与《傻姑娘与怪老树》结缘甚深。32年前她是演员,今天她成了导演。

1987年,她参与由刘静敏执导的《傻姑娘与怪老树》,饰演主角傻姑娘。《傻姑娘与怪老树》曾在本地剧场界创下纪录,那就是洪艺冰在舞台上绕着跑,从排练到演出跑了80公里以上。在导演指导下,她借跑步训练发声。演出时她在维多利亚剧院舞台上至少跑了30圈,并脸不红气不喘地继续念着台词。

这次洪艺冰导演要求演员们以肢体去呈现似景似幻的“物”,另外,也通过吟唱的训练方式,要求演员以身心一致的自然内力去说故事。洪艺冰说:“这次导《傻姑娘与怪老树》,我不忘依循首版的创作精神,着重演员的肢体开发,并以此为创作核心及演绎方法,试图超越语言,回归人的原始动力,希望这种方法在剧场内能触动大家心灵最深处。”

演员到导演的过渡,对她来说是一个自然的过程。洪艺冰说:“这些年的表演经验,自然成为我导戏时的累积。对表演有‘第一手’体验,使我更能了解演员入戏的身心过程。我创作时总以演员为中心,以演员的角度解读剧本及架构整出戏,也常在导戏过程中重新学习关于表演的种种——明白以前不明白的,学会曾经不会的,导戏时有了新的回收,是一种领悟与再现。”

小演员释放纯净能量

洪艺冰在排练过程中花很多时间和演员对话,因演员年龄介于11岁到30多岁,有些是资历较浅的儿童演员,有些是舞台经验丰富的资深演员,面对18位不同年龄层的演员,得不断调整排练方式。

洪艺冰说:“小演员活泼好玩,但有时不必人教,亦能有很超越的表演技巧,并展现戏剧自然的节奏及张力,也许是他们心灵纯净,还没脱离自身的本质心性。我们排练时也顺应这股未被套上枷锁的身心所释放出来的能量,以他们对‘树’的直觉领会及感悟,创造出好些场次,也是这版《傻姑娘与怪老树》的特色!”

《傻姑娘与怪老树》

国家图书馆戏剧中心剧院

4月4日至6日

晚上8时(星期五、六);下午3时30分(星期四、五)

26元、30元

SISTIC售票(晚场)

热线:63485555

购买日场票询电:63366776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