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美国名牌大学的丑闻

美国大学要看的不是学生悲哀的故事,而是他们如何从困境中走出来,把它化为行动力,为社会作出贡献和正面的改变。

最近几所美国名牌大学:南加洲大学,史丹佛大学,耶鲁大学等被卷入一场招生贿赂丑闻风波。原告们以大笔的钱让自己的儿女被录取。这起案件也再次引发了社会对于大学录取公平性的质疑。除了金钱,许多名列前茅的美国大学一直都有“传承”的政策。如果新生的父母是那所大学的校友,他们被录取的机率会大幅增加。普林斯顿大学的前招生官T. H. Rawls在《纽约时报》报道中指出,普林斯顿有大约5%到10%的学生如果不是有传承录取政策,根本不会被录取。

这样偏袒有钱人和上流社会的入学政策对许多小康家庭的学生十分不公平。以我自己申请美国大学的经验来说,申请的步骤十分繁复。除了成绩,美国大学更加注重课外活动、自我介绍信、老师的推荐信和一系列的短文。尤其是名牌大学,大多数的新生都拥有完美的成绩,能分辨谁可以成为那3%的录取率就是成绩以外的因素。

这样的入学标准与新加坡的教育制度有所差别。因此,我在初级学院的朋友大部分都选择留在新加坡读书,或是到英国读书。只有少数同学和我一样选择到美国升学。通常选去美国读大学的我们都是因为不大适应新加坡的教育制度。比起较严谨、学术性强的英国和新加坡教育制度,美国的学术比较注重创新研究且较多元化。

在申请美国大学的过程中,包括我在内的新加坡学生都会明显感到更加吃力。因为新加坡的教育提倡好成绩,对于学生个人的休闲兴趣发展并不大重视。因此,在撰写自我介绍信和各式短文时,我发现我对自己的志向和自己是什么样的人都不大了解。因此,我转向类似美国留学代办公司的服务。

一般人对于代办公司的印象好比作弊,像是把所有的责任都推给公司做。可是我选择的代办公司只是给予我引导和大纲,剩下的让我自由发挥。自我介绍信并不是顾名思义把自己从出生到现在的点点滴滴都巨细靡遗写出来。招生官要看的是改变我们人生观的一件事,或是能让我们投入许多汗水的兴趣或专长。我决定写关于我的朋友选择结束她生命给我人生所造成的影响。

原本的我只是沉浸在失去朋友的悲伤和自责当中,可是我的导师鼓励我往前看,把悲愤化为力量。美国大学要看的不是学生悲哀的故事,而是他们如何从困境中走出来,把它化为行动力,为社会作出贡献和正面的改变。写自我介绍信促使我把这股失去朋友悲伤的力量转为为心理健康的医疗付出一份心力。

我开始每个星期到新加坡心理卫生学院当义工,给成天困在病房的病人一点希望和快乐。我陪他们一起画画,听他们的故事,为他们庆生。原来我的出发点是自私的,为了要丰富我美国大学的申请书,但是后来意外地获得了更多。它点燃了我对做公益的热诚,和对心理健康研究的兴趣。更重要的是,我亲自经历如何从悲伤走出来。以前的我频频压抑这创伤,以为压抑越久,时间便能冲淡一切。可是我学会勇敢面对创伤,从中找到希望和正能量,也更加认识自己的价值观。

对于近期被卷入名牌大学贿赂丑闻的学生们,我感到十分悲哀。因为他们没有机会经历申请美国大学的一整个过程,错过成长的机会,更进一步认识自己,为社会尽一份力。钱不是万能的,我相信对于我们这些需要更努力的人,我们付出的心力和获得是等值的,问心无愧。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留学博客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