遗骸

作者一句话:山河犹在,国泰民安。

这副锁骨来自16号遗骸。

他指向我,第101次朝后方的游客淡然说道。我望着那些游客从懵懂到肃然起敬的庄严神情,第101次,膨胀了。

“妈妈,这就是你说的那个叫16号的女英雄对吗?”一个约五六岁的小女孩扯了扯妈妈的袖口。

哎,哪里哪里。

“超级厉害的女特工!我偶像!你们都别跟我抢。”一个姑娘傲然对她的朋友说道。

嗨,客气客气。

眼前的生命充满活力,隔着一层玻璃也不碍他们将朝气洒进这条跟回旋镖似的小骨头。

话锋却如往常一般,不过一会儿便转向了唏嘘。

“真是可惜了,这么一个国家英雄,却嫁了个奸细……”

“是啊,识人不清啊。”

“要是能够活到国家论功行赏的时候……唉。”

他再度送走了这一波游客,背影挺拔,但我们毕竟曾朝夕相处了那么久,我清楚的知道,这已经是这个装模作样的男人,能装出来的极限了。

我心里前所未有的释然。

毕竟,是我的仇恨带着他的灵魂来到了忠义馆,让他只能一遍一遍的陈述着那些被他背叛过的战友,显赫却无福消受的贡献;也是我的怨气,让自身意识被困于这块仅剩的骸骨,无法离去。

“你走吧。”我慢声说道。

他僵了一下,像是没听清一样,缓缓地转过了身。

“我说,”我凝视着他,“你可以离开这里了。”

记忆中穿透了我跳动着的心脏,毁灭了最后的希望的子弹,已尽数被现世的幸福安宁化为云烟。

“但我希望你知道,”我漠然说道,“这不代表你值得被任何人原谅。”

时光吞噬了一切,余下的,不过是人们的辉煌功绩,与他的叛国罪名。他赤手染上的那些深红血液——来自那些并肩而战的战士,来自那些满怀信任的人民,这些曾被他背叛过的生命,怕是连仇恨都不曾有机会道清,便已转世失去了记忆,我又如何能替他们道声宽恕。

他不答,瞬间佝偻的脊背却出卖了他。沉默盘桓在半空中。在这消失之际,他闭上了那双黯然的眼眸,不愿看我,也不愿继续面对这殿堂内,让他愧对的亡者。慢慢的,他的身躯一点一点的消散于空气中,而悔恨的泪水,终究钻出了他紧闭的双眼,落入实地。

在他的身后,我仿佛再度看到了那千千万万以身报国的战友。他们浑身染满了鲜血,却无论如何都不肯移开那站在侵略者前方的笔直身躯,不肯放弃这片已生灵涂炭的残破家园。

这般结局,不知你们会如何看待?

而眼前这幅繁荣景象,你们要是也能亲眼目睹,就再好不过了。

我叹道,静候着死亡,却忽然瞅见小女孩和她的妈妈重新折返回来的身影。

“可是妈妈,为什么我们要记得这些英雄呢?”小女孩懵懂地问道。

妈妈想了一下,温柔地开口,“因为这些英雄,让我们每早才能喝到你最爱喝的牛奶,每晚可以和妈妈互道晚安,一起安然睡到天亮啊。我们要做个懂得感恩的人。所以我们要先记得他们,未来才能对他们说句谢谢。”

小女孩听闻,悟了;赶紧加快脚步跑到了我的身前,似模似样的鞠了个躬。

“谢谢你们!未来有机会,我们一起喝牛奶吧!”她脆生生的声音随即填满了整个大厅。

她们后方的战友忽然变了个模样。手中冰冷的刀刃与枪支被五彩斑斓的棒棒糖与冰糖葫芦所代替;身上敌人与自身混杂着的鲜红也被在泥土里嬉闹的脏污掩盖干干净净。其中一位女军官,朝我柔和地笑了笑,上前,融入了小女孩的娇小身躯。

而在他们眼睛深处,那名为希望,曾忽明忽暗的微弱火焰,如今已璀璨夺目。

啧,原来你们看到了啊。

我怔怔地看着视线里那一个个陌生而熟悉,朝我笑得灿烂的稚嫩面孔。

嘴角突然好像有了自我意识,划出了上扬的弧度。

那好吧。改天,我们一起喝牛奶。

我轻声说道。

正好,有点儿想你们了。

后记:字食族IS@wordgobblers最新开张。欢迎所有爱读书爱写作的朋友前来在新平台打开脑洞,书写精彩。第一期挑战的篇章开头是“这副锁骨来自16号遗骸”。 本文为作者挑战作品。更多精彩作品可关注IS@wordgobblers。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