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此搁笔

从此我不再执笔了

不再把纸页当作身体

用铅笔温柔地镌刻

任何伤痕的形状

从歪斜摆正回直线

从简体忧郁到

繁体 并且诚实地充满

错别的字

类似乡愁的灰色情史

是把所有角落不相关的插图串成

翻页动画 一幅

囚困少年的诗

让少年流落在逐字逐句的间隙,从此过着

再也好不起来的日子

要持续喂养他

以潮湿的黄斑和

豆大的眼泪

患上时差的电影票根

阻碍了顺利的翻页,阻碍了

我重新入场

逾期的收据是否还可以更换

一套全新的行李箱?

一个已经过度几个春秋的

移动式橱窗

电车长假若兼职诗人,也不准我

攥着没有好好告别的车票

向过去出发

无论如何

我开始相信遗憾

本该苍白,并且

一无所有

不带任何座位房号尺码日期时间地点场景、名字

繁琐的注释

我的记载都是毫无意义,毫无

感情最后

甚至也毫无根据

持续干涸,持续像一具永远不会发愁的

木乃伊

(啊,我不过是帮记忆注入一些防腐剂罢了)

反正我从此再没有执笔,

执起那些

晦涩困顿的日子

假若重新执笔,大抵是

日常已经乏味褪色

或者在迁徙中丢失一些日记或者

脑袋开始空白或者我

纯粹只想丢弃敲打

键盘的热情 捡拾

这首矛盾的诗

一个美国梦

这里是美国梦的起点

来自各个角落的人

踏上未知的旅程

为自己的梦想奋斗

我也有一个美国梦

我梦想有一天,

每个人都有权利追求美国梦

身在美国的华人不受到歧视

华人的美国梦不被当成笑话

华人更不会恨不得把自己一身的黄皮肤涂白

在这个自由国土上

每个人都应该有立足的地方

都应该有权利享受充满热忱的生活

谁说拥有不切实际的梦想不好

也许只有这些梦想

才能改变世界

改变无数人生

也许梦想逃脱不了现实的拘束

也许梦想永远无法实现

但至少有梦

我们需要梦想

需要它赋予我们目标

需要它点燃我们的希望

就因为梦想遥不可及

就因为它让我们向往明天

就因为拥有它的意义

不在于结果而是过程

我们在追求梦想时才会成长、感动

没有人能让你放弃梦想

因为这是你的梦想

就这么简单

而这就是我

醒不了的美国梦

你我的期许

春天的风,也许能播种着大地

夏天的光,也许能转换着能量

秋天的雨,也许能灌溉着大树

冬天的寒,也许能提醒着生灵

期待多一点,生态能平衡

期待生灵不会再涂炭

期待多一点,环境能保护

期待低碳生活会普遍

可能只有水被污染了才会发现吧

可能只有树木变少了才会担心吧

可能只有冰川融化了才会警觉吧

可能只有物种灭绝了才会关心吧

心中的念,也许能扭转着乾坤

手中的权,也许能实现着改变

人间的情,也许能感化着万物

你我的愿,也许能做出着贡献

期待少一点,彼此的偏见

期待万物能平等相待

期待少一点,空气的尘烟

期待地球能不再暖化

可能只有你我反省了才能实现吧

可能只有你我在意了才能改变吧

可能只有你我关注了才能执行吧

可能只有你我携手了才能达成吧

呼吸,轻轻的呼吸

谁把你在此托寄

在这恶臭的水沟里

陪伴着畅游的孓鱼

歌唱,悄悄的歌唱

不管你身处何地

尺方或辽阔的境遇

依旧失声的天籁嘹亮

呐喊,我要尽情的呐喊

站在人群的峰塔

裸体地宣誓灵魂的犟强

再让丑陋开垦一片花房

呐喊

我在呐喊

却突然被尖锐森冷的空气

扼住脖颈

呻吟着窒息

朦胧的,飘渺的,

好似一席纱帘垂下。

看不清,

感觉你在眼前。

虚无的,氤氲的,

仿佛一缕青烟飘走。

在探索,

感受你的温度。

梦中,

一切都那么真,

却又如此遥远。

水生烟。

伸手,

一挥,

却又烟消云散。

绚烂,馨香馥郁。

赋予无限斑斓。

自由,

徜徉在袅袅余音的璀璨世界。


风作起。

暗沉,

不见五指。

阒然,

只听见自己的心跳与呼吸。

我躲在梦里,

躲在安静的角落里。

将自己埋藏在这狭小的空间里,

感受着黑暗与明亮反差的无限

交替。

狂风大作,

席卷而来。

心悸,

忽而梦醒。

日瞳矇,

露未晞,

朝云叆叇。

渐明了,

一场色彩交织的梦中谱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