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斑蝶

字食族

作者一句话:若蛹放弃挣扎,就永远学不会飞翔。

雨后湿冷的柏油路上,一座暗淡的城市倒映,随着行人匆匆的步子,时而溅起时而落下。待雾气由红转绿,车子承载一天日常的暗沉,沙沙驶过,低声吟唱着H城唯一的音符。

小青开着一辆白色SUV,缓慢行驶在车队中央。她今天淡妆,白皙肌肤仍有孩子般的稚气,栗色的鬈发波浪似地披垂至胸前的雪纺碎花上。若非眼角若隐若现的鱼尾纹,大概没人相信她已三十过半。

置在排挡器旁的手机,忽然震了一下,小青侧眼瞄了一眼亮起的屏幕,眉头间随之透露出些许焦躁不安。开到前方便利店处,她猛踩下油门,忽悠地打了个弯,离开人群和大路,驶入一条无人的小巷。车轮与路面剧烈摩擦,发出了一阵刺耳的尖叫。这一加速,就连后座的儿童安全椅,也不由得向右倾斜。

小青绕了远路,终究还是抵达目的地,停在幼稚园外的树下。她抓起手机,解锁前迟疑了片刻,滑开。

手机荧幕上亮起的绿色圆圈,正从办公大厦换换移动,毫无悬念地停在了那座汽车旅馆的坐标上。

小青把手机摔到了副驾座上,轻蔑地吭了口气,颤抖的嘴角微微上扬。她觉得莫名的得意,但未能抑住一涌而上的委屈,任由泪水渐渐累积,在眼眶中无力打转。她下意识看了一眼后视镜里的自己,翻出包包里的粉饼,使劲往眼角处铺上厚厚的底妆。

前一晚,丈夫又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回家。两人之间的交谈冷淡,小青多次欲言又止,丈夫也不以为意,连饭后寒暄的力气都省了,倒头就睡。丈夫低沉平缓的鼾声,如同一条条无形的蚕丝,一层又一层,牢牢地捆绑着小青的思绪。她彻夜辗转,侧躺看着丈夫的背,在呼吸中起起伏伏,然后把自己缩成一只茧。

过去,丈夫每逢初春,便会带小青到住家附近的湖边散步。那时还没建起楼屋,一片花田的清晨,常有蝴蝶环绕。记忆的微风夹杂着淡淡花香,丈夫有一回抓了两只蝴蝶送给小青,说它们的名字很美,叫作青斑蝶,和你很像。小青一手接过玻璃罐子,开心的带了回家,可还没等到隔天的太阳升起,两只青斑蝶断了翅,都死了。

又一阵风袭来,树上积累的雨水纷纷坠落,敲打着车顶,小青这才晃过神来。小朋友们排着队,随老师走到幼稚园门口,小青连忙抹干眼泪,接女儿上车。

孩子叽叽咋咋说着学校里的种种,小青点着头,偶尔笑笑,心里却烦闷,一句都没听进去。她的手机荧幕亮着,导航系统里的车子标志,正往绿色圆圈慢慢逼近。

这辆车是老公在结婚周年送她的礼物,Sports Utility Vehicle简称SUV,身边任何事物,在这个时代仿佛都可以进行缩写或者蜕化。爱情恐怕也是utility,多功能而且实用,耐劳耐操,接受了自己的宿命,就能轻便上路。

今天雨湿路滑,像是小青的心情,她的车子有些颠簸。不过,就在抵达旅馆对面的前一刻,她还是缺了勇气,突然掉头,落荒而逃。半年了,小青还是心存侥幸,不敢面对表象底下的波涛汹涌,以及轻易戳破这已成为定局的事实。

丈夫出轨不止一遭,小青其实通通知晓。男人到了中年,危机感来自松垮的身材,像是某类寄居物种必须喂食养分,以为如此才不会完全崩坏。而女人,何尝不是如此。打从生下孩子后,小青便放弃了工作,下定决心当个贤妻良母,专心照顾孩子,同时也把老公呵护得无微不至,以为这样的爱情,两个人都会心满意足。不过,爱情终究未能保鲜,在日常的消磨下逐渐氧化。

小青把车窗摇下,让浮躁的情绪,开了个通风口。然而,扑鼻而来的,唯有日子的乌烟瘴气。她正想再把窗关上,窗缝间竟飞来了一只蝴蝶,浅褐色的翅膀,淡白色的斑点,像极了那一片花田上,翩翩起舞自由自在的青斑蝶。

小青顺手拿起副驾座上的一个塑料容器,把蝴蝶盖住。

“妈咪,别抓!”

“你怕?”

“蝴蝶属于大自然,它在车里会闷死!”

小青手一抖,塑料容器差点滑落。孩子见妈妈的脸色不对,不敢继续吭声,只是弱弱地加了一句,“是老师说的。”

回到家,小青速速地准备了几个行李,把自己和孩子的衣物用品,统统塞了进去。她许久未曾感受如此的踏实和笃定的感觉了,眼神仿佛扑腾着光芒。

“我们一起把蝴蝶放了。好吗?”

字食族IG@wordgobblers 持续征稿中,欢迎文字爱好者来挑战。本期开头为:”宣告药石无灵的顽疾终于痊愈。可后遗症依旧嚣张,疾病名称叫:爱过你。“字数以0-500字为佳,发至IG私信即可。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字食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