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昼雨

订户

字体大小:

远远望去,他的身影就像是一叶扁舟,在汪洋大海中不断沉浮。

惊蛰一过,天还有些料峭,正是莺燕杨柳诸花的意气还未风发的时节,雨便开始下,不停,已经半月了。

他只凭着一把伞,在这错综复杂的长街短巷中穿梭,看淋淋漓漓,淅淅沥沥的雨丝渗透了这座城市。雨把远处景色变得模糊不清,成了一片蒙蒙的虚无,像旧时候的老电影一般。只是从片头到片尾,一直都是这样下着雨的。街上的人极少,从街巷这头到那头,除了压低帽沿匆匆跑过的路人的脚步声之外,耳边唯剩雨声淅沥。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