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浪屿 老房子说故事

朋友知道我要去厦门,提醒我要到不久前成功申遗的“鼓浪屿”走,看看分布在岛上各角落的老房子。国际古迹遗址理事会曾提到鼓浪屿岛上的建筑是“厦门装饰风格”的绝佳代表,因其建筑风格体现了中国、东南亚及欧洲在建筑、传统和文化价值观上的交融。鼓浪屿有“万国建筑博览”“海上花园”等美誉,难怪有人说,若没到鼓浪屿就像没到过厦门。

鼓浪屿在厦门岛的西南隅,只隔了一条鹭江,在厦门岛沿岸就可看到竖立在鼓浪屿岛上,面向鹭江的民族英雄郑成功的巨大雕像。从厦门码头乘渡轮到鼓浪屿的三丘田码头,只需十多分钟,全票人民币35元,走出码头踩在被誉为“中国最美城区”之一的鼓浪屿,心宽了。

1840年鸦片战争后,先后就有十几个国家在鼓浪屿设立领事馆或领事机构,西方文化也开始在这里传播开来。20世纪初鼓浪屿正式成为公共租界后,不仅是西方人,大批的闽台富商、华侨、文化精英也来到鼓浪屿,形成了国际化的居住型公共社区。鼓浪屿的老房子扮演着重要角色,老房子见证了历史的变迁,守护着丰富的多元文化遗产,凝固了让人震撼的建筑创作,更展示了人类历史上的重要阶段。

汇聚世界建筑精华

鼓浪屿是个步行岛,除了用来载货的木板车,就只有一些“电瓶车”,其他交通工具基本上是不准许在岛上行走的。游客在走过一个又一个的小道,穿越无数上下坡的小窄巷后,才能真正饱览岛上有故事的老房子。其中较有名且保留良好的老建筑有八卦楼、番婆楼、菽庄花园、黄荣远堂、海天堂构、天主堂、福音堂、协和礼拜堂、美国领事馆旧址、英国领事馆旧址、船屋、金瓜楼等,都是不可错过的老房子。

木板车是鼓浪屿的交通工具。
木板车是鼓浪屿的交通工具。
著名老建筑“海天堂构”门楼。
著名老建筑“海天堂构”门楼。

这些老房子的设计都是独一无二的,除了可以找到闽南建筑的特色,如飞檐翘角和装饰精美的屋脊等,还可看到伊斯兰式圆顶,巴洛克式浮雕,罗马式园柱,歌德式尖顶等。有些建筑更是亦中亦西,如位于福建路32号,著名古建筑代表之一的“黄荣远堂”。建于1920年的“黄荣远堂”汇聚了世界建筑的精华,它的第一个主人是菲律宾华侨施光从,现在则是中国唱片博物馆。

有故事的礼拜堂

“协和礼拜堂”是拍结婚照的热门景点。
“协和礼拜堂”是拍结婚照的热门景点。

鼓浪屿的街道命名有趣,除了福建路,还有福州路、泉州路、漳州路,据知林语堂故居就在漳州路。我们从“黄荣远堂”一路走到附近的“协和礼拜堂”,据说1919年身为牧师儿子的林语堂和廖翠凤就是在这礼拜堂举行婚礼的。林语堂在《我的婚姻》中写道:“我和我太太的婚姻是旧式的,是由父母认真挑选的。这种婚姻的特点,是爱情由结婚才开始,是以婚姻为基础而发展的。我们年龄越大,越知道珍惜值得珍惜的东西。”

协和礼拜堂是鼓浪屿最早的教堂,建于1863年,由岛上美国归正教会,英国伦敦公会,英国长老会信徒捐款兴建,当时称“国际礼拜堂”,1875年改称为“协和礼拜堂”,1911年翻建。也许因为这是一间有故事的老礼拜堂,新人到鼓浪屿拍结婚照时都喜欢来这里,小小的礼拜堂前就看到好几组人在拍结婚照,也许新人们也希望能像林语堂和廖翠凤一样,婚姻幸福美满吧!

肥沃的音乐土壤

鼓浪屿也被称为“钢琴之岛”和“音乐之岛”,据知鼓浪屿是中国最早拥有钢琴和有机会接触西方音乐的地方。走过一条陡斜的小路,就来到鼓浪屿的音乐学校,校外写着“厦门市音乐学校”和“厦门大学附属音乐学校”。除了音乐学校,鼓浪屿也拥有接待过不少其他国家艺术团体的音乐厅。走下坡时从小巷口传来悠扬的乐声,原来是卖“尤克里里”的摊主在表演。音乐是鼓浪屿的一部分,这块肥沃的音乐土壤造就了好些像许斐平、殷承宗这些在鼓浪屿出生的著名音乐家。

钢琴博物馆藏有美国制造,带“中国古典风”的钢琴。
钢琴博物馆藏有美国制造,带“中国古典风”的钢琴。

鼓浪屿有一家钢琴博物馆,馆内陈列着在鼓浪屿出生的胡有义珍藏的稀有钢琴多架。这些钢琴就像是价值连城的古董艺术品,让人叹为观止。除了设计上的独具匠心,琴身用木纹理美丽,让人惊喜,就连琴架或琴脚,也很讲究,细致美观。参观了钢琴博物馆后我才知道,原来烛台灯饰甚至煤油灯都可安装在钢琴上;钢琴可以奢华到白琴键用象牙制作;还有钢琴也有手摇式的。在鼓浪屿钢琴博物馆,可以见识到1801年在英国制造的四角钢琴;1853年在美国制造,带中国古典风的钢琴,琴身画满中国山水花鸟、瓶花等;还有20世纪初在澳大利亚制造,除了正常功能,用脚踏就会自动演奏的钢琴,这是让不会弹琴的贵族自娱的钢琴。在馆内除了参观钢琴,还可欣赏钢琴表演,弹奏的曲子是《鼓浪屿之波》。

鼓浪屿除了有位于“菽庄花园”的钢琴博物馆,还有风琴博物馆,就在著名老建筑“八卦楼”里。八卦楼是由台商林鹤寿筹资建造的,但因工程过于庞大,开支不敷,最后由他人完成。八卦楼有一红色圆顶,圆顶上有八道棱线,建在八边形平台上,顶窗是四面八向的,这独特的设计让八卦楼成了鼓浪屿的地标之一。

台商建园林抚乡情

在这么多的老房子里,最触动我心的是“菽庄花园”,这是座风格独特的滨海文人园林。在鼓浪屿的南端,位于港仔后路7号。于1913年兴建,经三次装修和扩建后,园林总面积约1万4000平方米,原主人是台湾富绅林尔嘉。甲午战争后,清廷把台湾割让给日本,林尔嘉举家搬到鼓浪屿,他参考了在台北的故居建造了“菽庄花园”,抚慰思乡之情。这壮观的园林庭院以巧妙的“藏海”著称,庭院里建有取名“44桥”的曲桥,是菽庄花园的主要景点,桥下有闸门把海水引进庭院后,化为一池静水。曲桥,亭台,巨岩倒映水中,更增添了园林的意境。形成“园在海上,海在园中”的景象。

日本领事馆旧址。
日本领事馆旧址。

菽庄花园面向港仔后海滨,粼粼碧波,就在脚下。11月的厦门天黑得早,在桥上亭台拍摄日落的人都走了,我独自坐在曲桥的石椅上,感受花园里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欣赏天际夕阳的余晖,享受难得的恬静。这时想起了爸爸,厦门是爸爸的故乡,他出生的年代,鼓浪屿已热闹起来了,不知他可有来过这别具气质的鼓浪屿?爸爸是美术老师,他独特的审美眼光可是受了鼓浪屿的多元艺术所熏陶?虽然我不会有答案,但感到安慰的是,我终于踏上这块与我息息相关的土地了。

“林荣远堂”外观。
“林荣远堂”外观。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