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梅银:MILO

关于南洋的味道,是阿爸带回家的。

有那么几年,生命中一整节记忆,是缺少阿爸的空白。但我也不曾过问他到底去了哪里。直到有一天,阿母告诉我阿爸要回来。那天,我躲在祖厝后面的龙眼树上,看他拉着巨大的行李箱朝家的方向走来,阿母看不见我的踪影,喊得欣喜若狂。

阿爸把我叫到跟前,拉开行李箱,我看见密密麻麻结结实实塞满了绿色的包装袋,我指了指那是什么,他说是美禄,我不懂,他又说那是南洋的味道。从行李箱的边边角角,他来回地翻弄,最后递给我几支巧克力棒。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Milo 南洋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