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现代画大师的方块 带到大巴窑

Free Space Intent提供照片

这间位于大巴窑的四房式组屋,很“蒙德里安”。

皮特·蒙德里安是荷兰画家,也是20世纪现代画大师,推动抽象画派。他的抽象画极致到成几何图形。

一般上,蒙德里安的色块美学用于装饰墙面,但这间房子的室内设计师巧妙地将蒙德里安的画风,转为解决空间规划和收纳的方式,独具一格。

这间单身男士的安乐窝很“蒙德里安”(Mondrian)。

荷兰画家皮特·蒙德里安(Piet Mondrian)是20世纪现代画大师,是推动20世纪西方抽象画派的先锋。他摈弃具象绘画,画风转而抽象,之后甚至将抽象画推到极限,在20至40年代缩减成几何图形,颜色只使用红、蓝、黄三色与黑、白二非色彩的原色。蒙德里安在1944年逝世,但在60年代,服装设计师圣罗兰将蒙德里安的画风应用在服装上,引起极大的回响。这被称为荷兰风格派(De Stijl),对后世画家、设计师、建筑师等有着深厚的影响,生生不息。

在室内设计方面,一般上皮特·蒙德里安的色块美学只用来装饰墙面,但本地Free Space Intent事务所的室内设计师沈亿銧,不只停留在“视觉”层面,而是巧妙地将蒙德里安的画风,转为解决空间规划和收纳的方式,独具一格。

开放式的组屋巧妙地用木柜和家具分割出不同功能的区位。
开放式的组屋巧妙地用木柜和家具分割出不同功能的区位。

隐藏大量收纳空间

这间四房式组屋位于大巴窑,屋主是一名40出头的IT界人士,喜欢开阔的空间。于是,设计师将屋里几间房间打通,只剩下宽敞的客厅和主卧室,没有多余的客房和书房。

走进客厅,第一眼就看见很“蒙德里安”的壁橱。红、黄、黑、白、蓝不单是装饰,背后隐藏着大量的收纳空间。长方形的黄板更内有乾坤,一掀开,翻出一张单人床。屋主乐意接待朋友,但屋里未设客房,客人用的床摆在客厅,也暗示客人得识趣,不宜久留。

“蒙德里安”的色盘点缀客厅壁橱,柠檬黄的长方形内藏供客人使用的单人床。
“蒙德里安”的色盘点缀客厅壁橱,柠檬黄的长方形内藏供客人使用的单人床。

梁柱也上色

房间打通后,难免会暴露结构梁柱。有些屋主学会与它们和睦相处,有的则觉得碍眼。设计师巧妙地放大、扩展“蒙德里安”的色块美学,将客厅的梁柱漆上浅蓝色,并用厚黑线条点缀,天花板上的轨道灯和电线,也“顺理成章”地化为黑线条的部分。

卫浴室保留一抹蓝。
卫浴室保留一抹蓝。

为了不让梁柱过于“孤单”,设计师也在蓝色梁柱下扩展出同色木柜,让梁柱化为装饰的一环,同时又让木柜扮演区隔空间的功能,一举两得。浅蓝色木柜分割出客厅和书房两区,书房兼当“客房”,但两区仍保留空间的开阔感。

梁柱一路扩展到客厅另一端的饭厅,浅蓝色与黑色在这里“兵分两路”:浅蓝色洒在饭厅墙上,和客厅一气呵成,连成一体;通往厨房的梁柱则转为黑色,暗示空间的转变。

色彩游戏

设计师在空间内的色彩应用,也变成寻找“蒙德里安”踪迹的捉迷藏游戏。蒙德里安的原色,尤其是黄、蓝两色在空间内变奏。厨房壁橱延续客厅的浅蓝,一大片的柠檬黄熏染洗碗盆、电磁炉和复古风电冰箱。热情如火的一点红“点到为止”地重现在厨房的气压锅。厨房里的这抹柠檬黄折回饭厅又在天花板的吊灯亮相。

蓝与黄让厨房显得温暖可亲。
蓝与黄让厨房显得温暖可亲。

睡房里的“蒙德里安”美学较为收敛,毕竟这里是个让屋主感官憩息的空间,但“客床”的黄色也“渲染”上梁柱,进入这个空间。黄色叫人心情放松、开朗,也呼应了黄色是这间家里休憩的颜色。设计师在睡房里大量使用“脚踏实地”的木材元素,黄色结构梁柱下突出的木柜,呼应客厅的设计风格,也为宽敞的主卧室分割出睡眠和穿衣的空间。

因为这一系列的“蒙德里安”色盘,这间组屋也更不落俗套,出彩出色。

宽敞的主卧房,梁柱漆上“蒙德里安”的柠檬黄。
宽敞的主卧房,梁柱漆上“蒙德里安”的柠檬黄。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