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导自演 毕业作品

这部纪录片以自己为主角,讲的是我与肠胃易激综合征的抗争,希望通过纪录片,加深大家对肠胃易激综合征的了解。

上周四(23日)对我而言,是个具里程碑意义的日子。我顺利提交个人自导自演的毕业作品——一部名为《左右胃难》的30分钟纪录片。至此,三个多月的策划、拍摄和后期工作告一段落。几个月的辛苦付出算是开花结果,我接下来就可以踏踏实实为毕业做准备。

四年前来复旦留学之前,我还是个不会用相机,不怎么会拍照的人。面对一个处于升级转型,对记者要求越来越高的媒体行业,我当时立志要在大学本科期间掌握一些视听表达的技能,成为一个更全能的记者。

如今在毕业之际,想用这部纪录片来拍拍自己的肩膀,告慰当年的自己:叶俊颖,你没有辜负自己的期望。

这部纪录片以自己为主角,讲的是我与“肠胃易激综合征”(Irritable Bowel Syndrome,简称IBS)抗争,寻求办法缓解病痛的故事。四年前,被确诊患有IBS,长期面对腹泻、腹痛和腹胀等肠胃不适症状。压力一大,肠胃就容易受刺激,体重减轻。这是常见的功能性胃肠病,虽然不致命,但没有研究出根治的方法,大部分患者长期饱受病痛折磨,生活质量严重下降。

在新加坡,每五人中就有一个患有此病,但很多人对此病了解少之又少。因此希望通过制作这部纪录片,反映IBS病患承受的身心煎熬,加深大家对IBS的了解。

纪录片制作的技术要求不如电影制作高,不过依然是个难度大,考验个人综合素质的过程。

从前期准备工作,到拍摄,到后期制作,我往返新加坡和上海两次,全面体验纪录片的拍摄流程,每个阶段都处理很多让人头大的繁琐事。

前期的准备工作包括选题研究、撰写策划方案、成立拍摄团队、寻找赞助、找采访对象,和完成采访对象的预采访。

因为纪录片要在新加坡拍摄,我人又常驻上海,起初和采访对象的沟通只能通过邮件、短信或者视频聊天的方式进行。由于英文是新加坡的主要工作语文,我所有的文本还得准备中英两个版本。英文版在新加坡用,中文版本提交给学校。这些因素都让前期的准备工作更繁重。

拍摄过程中,我既是导演又是被摄对象。这种局面刚开始也让我难以适应。从职能来说,一方面我需要把导演的角色扮演好,构思画面和拍摄内容,与摄像师和采访对象协调沟通,把每天的拍摄日程和拍摄脚本准备好。我又是病患,需要把我自身的处境自然且真实地表现出来。这对缺乏拍摄经验的我来说,是个巨大的挑战。该如何处理两者间的关系,我不是很清楚。

另外,我一直习惯从记者视角观察周边事物,习惯那种置身事外的感觉。如今轮到要讲自己的故事时,发觉有点不知所措,一直在主观与客观的拉扯之间挣扎着——既想做个置身事外的导演,不遮不掩地讲这个故事,又难免顾及自己的形象和利益。

后来通过查阅资料逐渐明白,我拍的是纪录片,不是新闻片。新闻片要求严格做到客观真实,但纪录片只要做到真人真事就可以,至于形式,就没有那么多条条框框。

自导自演是纪录片创作的一种模式。这种主观视角恰恰可以成为我的优势,让我以更生动、具亲和力的方式呈现这个问题。关键是要让观众从自身经验,看到纪录片与自己的关系。

在新加坡完成两周的拍摄后,身体透支累得不行,于是给自己安排一个期待已久的尼泊尔安娜普尔纳大环线徒步旅程,让自己休整放松两周。尼泊尔之行后,便回到上海,在女朋友这个得力剪辑师的协助下,把作品剪出提交给学校。

整体而言,这次的经历让我累积非常宝贵的实践经验,也让我在过程中获得一些应对IBS的有用建议。虽然作品有很多可以改善的地方,但我对总体的拍摄成果还非常满意,想借此机会感谢一路来支持我和指导我的父母、老师、朋友和女朋友,没有你们的支持,就不会有这部作品。希望未来若把作品发布到网上,大家多支持,帮忙转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