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一:星星

一句话简介:一颗星星刹住车,照亮我们。 ——北岛

凌晨两点二十九。

余一分钟。

字典仍在叮嘱一会儿要扮演老师的日记,略带焦灼地反复强调“我们只有三十分钟”。事情发生得匆忙,负责切换场景的枕头也忙得焦头烂额。

屋子里的兵荒马乱,倒显得沉睡着的主角安静而祥和。

介于她醒来后要做的事与安静祥和毫无干系之故,这一刻倒显得格外珍贵。

而珍贵之事物,若能长久,更是再好不过。

月色隐去,秒针精准地指向了“12”,时辰到了。

第一幕

凌晨三点。

床上睡相安逸的女孩与准时响起的闹钟同时苏醒。其起身叠被的动作堪称一气呵成,离开屋子之前,不忘将桌上那张被蝇头小字填满的A4纸仔细折好,揣进兜内。

字典朝枕头比了个“行动”的手势。

第二幕

女孩一时有些恍惚。

房门后却是一间教室。似是午餐时间,大家一簇簇的围在一块儿,时不时有笑声传来。与她期待已久的黑幕降临不大相同。

她哆嗦着往后退了一步。

“雪人,站在教室门口干什么?进来啊。”人群中一个马尾辫女孩的声音洪亮,越过了教室里的喧闹,直直刺入女孩心头。

所有人将视线投向了脸色煞白的女孩。在她视线不可及处,头上似雪一样白的头皮屑与“雪人”相映成辉,成为了万众瞩目的主角。

哄堂大笑。

女孩倏然忆起了这一天。算是较好的日子。没有四处散落的书本,没有垃圾桶里的书包,也没有新的淤青。

“哎,我说你这个人,叫你进来就进来,这么早就耳聋,将来连你家那破摊位都继承不了。”

孩子不屑掩藏的喜与恶,模糊的是非对错之分,从伤害他人获得的朦胧快感,辅以众人的追捧,终构成了他们理直气壮的残忍。

她欲再度落荒而逃,却目光一凝,看到了兜里的A4纸。“……是梦?”微不可闻的气声,却使字典他们屏住了呼吸。准备入场的日记也僵在原地。

她的眼中亮起了同样残忍的光亮,像猫捕杀老鼠般的兴奋。

日记突觉不妙,正欲上前阻拦,却见这已不受控制的梦境内出现了一个熟悉的人影,立在女孩身前。

第三幕

“女儿,”

那略微臃肿的妇人身影与眼前的场景明显有些违和,温柔而轻缓的声音却抹除了女孩眼中的残忍与决意。

“妈妈给你削的西瓜。”场景突变为她父母的摊位外面。

女孩呆愣地看着年轻的母亲。妇人刮了一下她的鼻子,笑骂,“愣着干吗,赶紧吃。边吃边做作业啊。”说罢,便欲回到摊位继续忙碌。女孩下意识拉住了妇人磨损的袖摆,无意识地咬了口西瓜。

“妈妈,”女孩含泪抬头,视线里尽是母亲爱抚的目光。

“西瓜好苦啊,”眼泪终滑下了她的脸颊,她哽咽着扑向了妇人的怀抱。

“真的,”

“太苦了。”

归路

凌晨三点。伴着闹铃,女孩睁开了眼睛,一动不动。闹钟持续响着,她终意识到这会打扰隔壁房间的父亲,关掉了闹铃。A4纸平铺在桌上,最上方的“遗书”二字依旧醒目。

忽闻敲门声。来者在听到女孩屋里的应声后,轻轻推开了门。

“没事吧孩子?”是她的父亲。

女孩慌张的给A4纸翻了个面。

“没事,”她强装镇定,“定错了,想定下午三点的,学校明天有活动。”

“那快点睡吧。”父亲点了点头。

“爸爸,”女孩忽然喊道。

“如果,”她迟疑着开口,“我是说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你打算怎么办?”

“不要有这种念头,”父亲闻言皱起了眉,“你不在了的话,爸爸也活不下去了。”

女孩蓦然抬头,曾经高大挺拔的身躯,在母亲离去后,只剩佝偻。

“随便问的。”女孩道,“去睡吧爸爸。”

父亲回房后,女孩默默地拿起了那张A4纸。“嘶拉”一声,两声。纸被撕成了粉碎。房间里传来字典和日记欢庆的啜泣声,枕头更是高兴得嗷嗷叫。

她找到另一张空白纸,提笔。

“一,告诉班主任。”

“二,报警。”

“三,具体事例:……”

末了,她正欲搁笔,忽又看到桌上一家三口的合照。想了想,还是郑重地压下了翻滚的情绪,再度提笔。

“四,我要好好的。”

女孩抬头,黑夜中繁星璀璨温暖。

倘若夜晚过于黑暗,也许有时,它只是想让我们知道星星在哪儿。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字食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