虾肠子

那是大四的最后一个学期。身边的朋友大多选择一起在外租房,但因为外宿费用高,我决定继续留在学校宿舍。朋友们都离开了,想着是时候享受和自己的独处了吧,却始终因为害怕寂寞,选住了双人房。

室友是学校电脑系统随机安排的。当时的她是大一新生,个子不高,留着及肩半长发。

开始我并没有打算和室友有太多的交流,就只是希望房里要有点声响。各过各的同宿一星期后,她往我桌上递来了一碗白饭,我才知道她每天都会自己准备晚餐。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