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第二个夏天

留学博客

汐游记

北京的夏天,时间凝固在空气中,让人如此难以呼吸。热天气把暖气、羊蝎子火锅和冬天的冷静都收走了。留下奄奄一息的我,与一堆做不完的事情。

去年的夏天与今年的夏天一样烦躁。这种时候,会觉得每一个夏天都是周而复始的时间。就像每一个四月后都会是五月,但每一个五月前也还是四月一样。

我出生在立夏之日。每个生日好像都在提醒着我,每年重复着的夏天。在新加坡永恒的热天气里,这样的时间感不怎么强烈。但一旦度过了冬天,夏天就有如期而至的熟悉。

每到夏天,会格外的想好好度过每一天,但总是有接踵而来的“DDL”(“截止日期”的英文缩写,大学各种待完成任务的惯称),让我把时间推迟到明天。

转眼间,大学生涯里也只剩下两个夏天了。

为了迎接人生中的第22个夏天,我第一次去了天津。让人印象极为深刻的是,转角的奶茶店,杯子里的天空,以及舌尖上做梦的味道。

最喜欢的是在天津骑自行车的感觉,很舒服。或许真的会因为一辆车而爱上一座城。一到傍晚,凉风习习,吹来的一丝丝休闲与惬意,颇有家的几分味道。

虽然晚上到了民宿,还是乖乖打开电脑继续完成我的万字论文,但好像很久没有一个下午的放空,大街上的闲逛,很久没有享受这样的放松了。

到了大二、大三的年级,“迷茫”好像逐渐成为占据自己的主要情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做一些事情,但还是必须去做。

有时候会觉得自己很渺小,看不见宏大的叙事,却同时也看不见宏大叙事中的自己。感觉很多人都在尝试新东西,取得了自己羡慕的成绩;但自己总是以“没时间”为借口,觉得无力改变现状,把一个念想留给以后的自己。

大学生活总是以毕业为终点,让我们觉得毕业还很遥远,自己可以完成很多事情。

如果大一是新鲜,大四是离别,我总是处于两者之间。今天,我与离别更近了一点。

剩下的夏日里,还有多少个可以开始的“第一次”,而不成为“最后一次”?

在最后第二个夏天,我开始觉得自己时间不够了,开始思考离别。

剩下的一年是我仅剩的“学生时代”。能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去想去的地方,享受不被社会与工作牵走的自由。这里有熟悉的人,熟悉的陪伴,熟悉的生活方式。

毕业后,大家都会回到各自的国家,回到各自的生活,不是一定见不到,但也不一定能见到。

开始工作后,陪伴自己几乎一辈子的,近在咫尺的学生生活,就彻底与自己无关了。那时,应该会有种怅然若失,又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离别就像是一条线,从一开始就开始,没有终点。如此漫长,却又如此仓促,让人猝不及防。

平淡到每个人都会经历,但又剧烈到——回首时才会发现,生活里多出一条清晰的分割线。一旦跨过,再也无法回来。

而我正站在中间,始终都没做好准备,跨出离开的那一步。

我收到的生日礼物中有个日程本,提醒自己珍惜剩余的一年。想了很久后,我翻开第一页,写下了一句——

“你才20多岁,你可以成为任何你想成为的人。”

直到最后一个夏天来临前,希望可以找到自己,成为自己想要的样子。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