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武汉肺炎最新报道

台北 S Hotel 复古经典流转

订户

字体大小:

台北S Hotel业主汪小菲找来法国鬼才设计师菲利普·斯塔克(Philippe Starck)操刀参与设计。汪小菲受访时表示与大师很有默契,酒店从设计到取材,他们有好些理念不谋而合。酒店走复古经典路线,让客人有回到家的舒适感,又能获得新体验。

计程车已停在酒店外,我还探出头四处顾盼,不确定已抵达。S Hotel外观极低调,与台北市普通的水泥盒形办公大楼无异。唯有侧边挂着的一串四层楼高的珍珠项链,透露出一丝端倪:这是汪小菲租下台湾龙岩集团大楼,在台北为台湾艺人妻子大S精心打造的首家酒店。

2017年6月开幕后,“S Hotel是汪小菲为爱妻大S精心打造的一份爱礼”一直是酒店对外主推的官方形象,我也一直很好奇这名曾经以他母亲为名打造兰会所、风头一时无两的餐饮少东,这次为妻子打造了怎样的一家酒店。酒店外那一串珍珠项链被网友讥笑为“大佛珠”,冰雪聪明的酒店公关机灵地夺回话语权:“设计师说,汪总送给大S的不是一串珍珠项链,而是挂着珍珠项链的建筑。”珍珠项链的元素贯彻整个酒店大堂,各式珠链悬挂在墙灯上,吐露出汪小菲喜爱《大亨小传》(The Great Gatsby)的爵士年代风情。

不知何故,S Hotel一开张就似乎被外界排山倒海地不看好,从2017年到今年初,财务危机传言咬住夫妇俩不放。笔者拨开叽叽喳喳的“舆论”踏入酒店,踩在画家艺人曲家瑞设计的厚实地毯上时,“舆论”噪音被吸掉了,平心静气下来,反而看到汪小菲和大S为开这家酒店所下的巧思和用心。

4月到台北出差时,透过S Hotel所属的“设计精品酒店”联盟(Design Hotel)安排参观体验酒店,汪小菲恰好人在北京,他稍后根据我的提问,发了一段访谈录音给我。他没在录音里肉麻地晒恩爱,只是实在地说第一家酒店设在台北是因为他和大S的家人都来自台湾:“老婆为了我在工作做了很多放弃。酒店取名S Hotel,是因为她的名字是S,好念。”他不将自家的酒店定位为精品酒店(boutique hotel),他说:“我们喜欢生活,要打造的是一家有设计感的高端酒店,在专业人员配备方面的投资不输过柏悦和四季酒店。”

37岁的汪小菲这次依旧找来十几年前和他一同打造北京兰会所的搭档,有法国设计鬼才之称的菲利普·斯塔克(Philippe Starck)操刀S Hotel的室内设计。他说:“我们相当有默契。上次跟Starck一同设计兰会所合作得非常愉快,我这次找他讲我心中S Hotel的设计理念,我和他想的依然不谋而合。兰会所是靠装饰堆砌出一种很有活力,很cosy的用餐氛围,但来到经营酒店,应该和会所完全不一样,要给人peace(祥和)的活力感受。酒店的slogan(口号)是我俩自己想出来的:for love and happiness(为爱和幸福)。

“酒店的设计和理念和兰会所很不同,不会让人的视觉很冲击,有很多琐碎的东西的感觉,而是用很多木头,靠墙壁的画,从比利时运过来的木桌、皮沙发等,给人很舒服的,不是特别现代,而是复古经典的感觉,让每一名客人都会开心一点。”

确实,全木头、马鞍皮、裸色皮革的选用,让人一进门就有回到家的舒适感,而不是排山倒海的华丽。

大堂琥珀色的木地板和木墙,电梯口两侧的木材火炉,裸色马鞍皮沙发,木墙上“戴上”复古灯罩“帽子”和“挂着珠链”的灯饰等,让住客立即卸下外头的熙攘、心头的压力和一身的尘埃,彻底放松身心。墙上斜斜摆着各种巨大的油画更是神来之笔,对照大S特地找来画家艺人曲家瑞与斯塔克合作,用台湾原住民色彩元素创作,斑斓中带着些许童稚的地毯图画,更为大厅家居舒适感增添朝气生机。

沿着旋梯到楼下的酒吧、餐馆,映入眼帘的是两层楼高,摆满书籍的木书架。木头、马鞍皮、裸色皮革的元素在这里延续。斯塔克从自己奶奶老家取得一丝灵感作为跳板,采用复古风实木台球桌(没人玩时能变为摆放美食的餐桌)、公园木桌椅、舒服的裸色皮长沙发等,为这集体餐饮空间注入法式乡野情趣。这里还有一间较为私密的包厢,参观时,掀开帘幕有一名妇女在吃午饭,里头装潢较为华丽,一角摆着一张帝王宝座风格的座椅,兰会所的DNA始难自弃。

逆转设计思维

设计师与汪小菲采用了一个逆转、倒反的设计思维,颠覆酒店空间的铺陈和设计逻辑:一进门的感觉很家居,但去到客房区却是截然不同的另一番风格,于是当我跨过大堂要搭电梯上客房时,酒店公关请我特别注意地板如何从实木变成大理石,因为我们已从木头、暖色系的公共空间进入全白的旅居空间。

这思维符合现代人对旅店的要求:入住酒店虽然要有家的舒适和祥和,但还是要和家不一样的升华体验——客房关起门来的华丽是私密的,是属于一个人或两个人的奢华。汪小菲说“全白配上黄色条纹的点缀”是要让客人“进到房间,有点1980年代迈亚密,既复古又现代的体验。”

从兰会所到S Hotel,汪小菲的设计主张总带着戏剧性的奢华,汪小菲也坦言:“酒店设计反映出我和大S对生活的理解。我们喜欢住在市中心,喜欢喝香槟,很少喝茶,喜爱享受生活。我本人不是日本简约设计的推崇和追求者。我们是属于都市型的,不喜欢太简洁的设计,认为生活要有生活的味道,进到酒店里面还是要感受到一些生气和能量。S Hotel虽然也用了大量的木头和水泥,但Starck的家具和配饰营造出的是很纽约的大都市风,即使是简约也是纽约都市的简约。”

也就是说,S Hotel主推的不是台湾推崇的朴实内敛的美,而是大都会星闪闪的华美。这从客房不落俗套的设计可见一斑。

我本以为全白的客房会让人感觉太过赤条条,放大官能上的压迫感,但身处其内时,却没有这样的感觉,相反的,白中带柠檬黄的用色让空间舒心安详。

公关透露,汪小菲非常尊重设计师的理念,不但没有因为打理困难而干涉斯塔克使用白色,还寻寻觅觅找来不常见的白色行李架配合,“汪总说,别人都做得到,我不相信我们做不到。”为了维持客房的“清白”,酒店创设了一套制度,每一层楼由一名清洁工友全权负责,除了日常的打扫,还会定期深度清理平日较少洁净到的空间,以确保客房所有角落能一直维持洁白。公关笑说:“客房迷你吧也不供应红酒。”

倾斜床位客房

如果要体验酒店原汁原味的设计,那就必定要求入住有倾斜床位的客房。不按牌理出牌的斯塔克不只将大床摆在客房正中央,还让它45度斜放,床的底座用镜面处理,更让它宛如天方夜谭里的魔法地毯,漂浮在房中央。

酒店面向的是来自中国大陆的旅客,据工作人员透露,这客群似乎仍无法接受如此颠覆性的设计。为迎合他们对床头必须靠墙才安稳实在的需求,酒店103间客房有一半把床头靠墙,做回普通卧室的摆设。然而这就牺牲掉了斯塔克的巧思。倾斜床位其实是解决房间格局的方法:这么一来书桌能依靠床头后,推到客房一角,更“眼不见为净”,让空间显得更为宽敞。

客房有很多镜面,但都染上一点茶色,让整个空间沾染一丝复古的情调,客房开放式的卫浴间更大量用镜面处理——厕所和浴室设在封闭的隔间,各据一方,中间是白色洗脸盆,两旁白色凹台可放置盥洗护肤用品,白天阳光照进来,满室窗明几净,让白色空间显得更为宽敞、洁净。封闭的厕所和浴室内部装了落地镜子,让房客大小号和沐浴时与自己赤裸相对,面面相觑。这除了解决幽闭感之外,也似乎是设计师在幽默地调侃现代人过度膨胀的自我和自恋。

入寝时,拉上帘幕,整个衣橱和卫浴间就被掩盖,眼不见为净,独剩睡床,一角的大理石桌和床头柜。这帘幕是神来之笔,覆盖硬尖角和镜面等家具和装饰,让空间变得柔和,有助深层休憩和安眠。

相信有些人会冲着大S的名气,慕名而来。若想在酒店里找到一丝大S家人和姐妹淘的蛛丝马迹,可从大堂书架开始。架上书籍旁低调地摆放大小S的一些生活照,以及汪小菲和大S的子女照片,不多,恰到好处,不会给人过于硬销的感觉,只可惜两姐妹的照片像从各自的社媒贴文直接取下,若是真正从未曝光的生活照,就更具真实感了。

汪小菲透露:“大S本身对设计生活有想法。酒店融入了不少我们喜欢的生活设计,她就出了一些主意。”除了找来曲家瑞设计大堂的地毯,大厅播放的20年代爵士背景音乐是她的好姐妹范晓萱挑选的。

酒店房内附送的九份牛轧糖,以及含有姜的萃取精华的台湾原创沐浴用品,则是大S亲自挑选。

作为给家人的爱的献礼,心形不能免俗地出现在酒店各处。譬如酒店侧门入口有一条镜子长廊,曲家瑞绘画的地毯上有一条弧线倒影在镜中,形成了心形;餐厅的复古木椅背也刻入了心形。斯塔克也巧妙地将S字隐藏在客房楼层的地毯上,电梯一开,住客沿着这隐藏版的细节走向各自的房间。

汪小菲透露,北京的兰会所目前在重新装修,会以传统中式餐饮营造出全新的感觉,但餐饮业只会是他投资项目之一,“我会以S Hotel为品牌作为我人生的重点,把品牌经营好。”他也计划开设更多家S Hotel:“广州、成都、北京、上海都会是我们下一站要开发的地方。合作的设计师应该只会跟Starck合作。我非常享受跟他合作。当你相信一个很棒的设计师,即使是不同的项目,他也能传递相同的价值和概念,通过你对他的理解和彼此沟通,设计出不同的氛围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