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巧佩:外婆家

据说榴梿有眼睛,可我偏偏碰到了个瞎的,或许还有点疯。它觉得自己是矢,树枝是弓,而我恰恰就是靶。

橡胶园

趁太阳还在赖床,把细娄仔偷偷载到胶林是大人们最喜欢的恶作剧。可能是要报复他们睡醒就唧唧歪歪叫个不停,比知了更长气。蜘蛛侠早就在两棵橡胶树之间布起阵来,等没看清世界的我一头栽进去,黏上八脚怪的一点智慧。尖锐的呐喊瞬间滑过狡黠的胶刀,踏破蚂蚁大军的队伍,沿着蚊香的漩涡,钻进了山猪的耳朵。那一次,我可不只赢了知了。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