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世豪: 一次右划

作者一句话:好奇是轮回路上的致命干扰,我们都是在滴露里游泳的蚤。

屏幕背后,大概都是不够真实的自己和不能相信的你。把情绪强加给算法和机器,污名化的红白绒火里,总归还是源源不断地跳动着期待和警惕。

叶窗随风摆动,飘进屋内的光线在低语。窗外盘根错节的雨树把阳光打成碎片。偶尔一片飞到小明背上,有时也会落在他眼底。在飘飘然的氛围里,小明回想到一年多前,在西安终南山麓的树林。远近依次铺开的树干撑着毛碎的发。把来自夕阳的光线,捋得平整贤良。在逆着光线的方向,他随意的自拍一张。暖烘烘的图片被他上传到Tinder账号之上后,他开始了向左向右的探索。

W

夜跑是段对黑暗执着的控诉。灯光明暗不一的校园里,起起伏伏的坡度决定了速度。在快慢不一的脚步中,小明撞见了W。在蜜糖色的阳光里,W穿着粉色衬衣,嘴角的笑意挂着掩藏不住的稚气。在路灯下驻足的小明,第一次发出问候。简短的回复是早晨七点的闹铃,昏头转向且意识迷离。像枯井里的回音,是慢慢牵绊的情意,闹钟被代替。

小明用一种低沉的音调,仿佛自己就能被垫高一点,重复着最简单的问候,努力地去贴近爱的模棱两可的边际。W却总是不甚言语。渐渐地一句“早安”,会沉入井底。像黑暗中站在路灯下的自己。目光的焦点只有井口的缝隙。粉红色的脸颊后是怎样金光闪闪的W?冷色的荧幕映得小明幽怨的眼睛。

小明只是片刻的休息,汗稍微消退后,夜跑还要继续。

Y

Y是个深沉而值得信赖的人,一个多月的聊天过后,小明是这么认为的。

所以,有一个下班后的傍晚。小明在回家的路上发了疯似的想见Y。于是他们相约在距双方都不远的大草坪边。小明坐在台阶上,Y直接坐在草地上,五官得体地排列于优雅的面庞。Y的眼睛望向小明,忧郁地说:“这里的人很多。”小明看了一眼时间,把手机放在大腿一侧的地上,顺势向后一仰:“现在是七点零七分,”小明一手撑在地上,一手画圆圈,“在这一分钟,一圈地内,只有我们。我并不介意,你呢?” Y接住小明递过来的慵懒眼神:“我正坐在你对面。”

“那么,我可能喜欢你。”

“很好,很巧。”

后来,小明说,他的朋友在那晚看到了他们,然后向他询问并打探八卦。Y说:“不要怕压力。” 小明说:“我怕你有太大压力。”

“我能消解自己内心对自己的压力,这些算得了什么。”小明说,真好。

“我愿意和你一起学习如何建立和经营一段亲密关系,并一起面对压力。”小明说,真好。

一切真的很好,直到在另一个交友软体互相遇到。

L

原来寂寞的时候,所有人都一样。

L有够优美的身体线条。妥帖的布料和细密的针脚,神圣的封印着美好的肉体。他们相逢在黎明前。沉默的电梯和挠嚷的思绪互相挑逗。

虚汗和颤抖好像更搭配,香水味渗入无知的皮肤。小明在L的引导下,精神慢慢壮大,然后又转瞬消亡。温度在卷曲的头发里一起消亡,好像在预示着结果的必然。身体里有一部分带不走的L,脚步动听,撕扯地用力。

L,大约的确是个虚无的幻像。

小明尝试自我安慰。这座城市里人这么多,翻滚在这一座匿名的城市。屏幕背后,大概都是不够真实的自己和不能相信的你。把情绪强加给算法和机器,污名化的红白绒火里,总归还是源源不断地跳动着期待和警惕。

想罢,他捡起发烫的手机。一边牢骚,一边右划。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 :

字食族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