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汶轩:海上漂浮的思念

折折叠叠,再反复地折叠,外婆将一张张的广告纸折成一艘艘纸船。

小时候总喜欢看外婆折纸船,小纸张在外婆粗糙又略微肥肿的手指间穿梭,在折纸时外婆专注投入的神情仿佛她手里怀着一个即将诞生的新生命般,一折一叠节奏缓慢却沉稳利落,叫人叹服。当年住在马来西亚的一个坐落在离城市较偏远的乡村,所以一时间很难找到玩具店。因此,外婆忙碌了一整天后总是不忘抽空在矮桌旁掏出底下塞满的广告传单开始翻折起来,她臃肿却灵巧的双手变幻出各种造型新颖的纸船、纸飞机、纸鹤等“玩具”逗我开心;甚至连纸青蛙也难不倒我外婆。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