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老厝悲歌

订户

字体大小:

不回首

渐杳的脚步依然匆匆 依然坚定

撇下我独舔腌渍的斑霉岁月

面前野草猖狂 挑衅我浑浊的心情

谁啊 还在我脸上怂恿 逼唱一出苍凉的挽歌

熟悉的脚步 跫音杳杳

再一个若干年

我的姿势应似隆起的坟丘

在肆无忌惮的野草脚下 哭泣

若你们回头

请认得沧桑的图腾

请认得我被遗忘后的容颜

若想打听什么

请倾听过往燕雀的耳语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