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跑天涯

每一次的经验,每一个沿途的景观都难忘。在这些旅程中,不时遇到一些令人肃然起敬的年长者,他们与年龄相近的朋友结伴参赛,而且报名半马或全马。在她们的身上,让人看到生命的光彩。

近年来,新加坡跑步活动如雨后春笋般的冒起,除了较经典的大型马拉松如渣打马拉松,也有奇特新颖的跑步活动如“彩色跑”与为宣扬一些讯息如环保理念、减少碳排放的英康环保竞跑。我参加这些活动的原因相信与大多数人相似,一方面是想要挑战自己,另一方面则是被周边产品吸引。

20190711_zbnow_run1_Small.jpg
2015年旧金山半马赛事,特点是金门大桥。

参加了不少新加坡的竞跑活动后,新意渐退。这促使我萌生到国外参加竞跑的念头,当时的想法也是觉得跑步总比步行快得多,所以可以更迅速地看得更多。

2014年第一次参加国外竞跑后,也就是澳大利亚黄金海岸的10公里赛程,我确认综合旅行与跑步的可行。接着2015年报名美国旧金山的半马;2016年则参加相隔一个星期的墨尔本10公里与在澳洲乌鲁鲁举行的马拉松之11公里项目;2017年我趁着在葡萄牙里斯本交流,到附近的波尔图参加10公里的赛事。今年,我看上在美国举行的热巧克力15公里竞赛。这项竞赛在美国许多洲轮流举办,我选择有朋友居住及时间能够配合的西雅图。

外国竞跑特点

与新加坡相比,外国赠给参赛人的周边产品比较多元。新加坡跑步活动的组委会通常分发背心,由于气候关系,黄金海岸马拉松、乌鲁鲁马拉松和波尔图赛事组委会发放的衣装是短袖T恤,旧金山马拉松组委会发放的是长袖T恤,热巧克力15公里竞赛组委会分发的是夹克。

20190711_zbnow_run2_Small.jpg
今年完成美国西雅图热巧克力15公里竞赛的奖励。

另一大特点是竞跑前的博览会,许多能量饮食合作伙伴提供免费试吃,我也因此有机会尝到从没吃过的东西,如不同口味的能量软糖。

每一次的经验,每一个沿途的景观都难忘。最特别的地点是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评为世界遗产的乌鲁鲁—卡塔丘卡和瓦塔卡国家公园。整个路途映入眼帘的是红色沙漠,有些部分跑的还是较软的沙土,增加挑战性。在这个国家公园里,我也体验了骑骆驼。

赛事举行气温偏冷

当然,第一大挑战是适应气温和确保身体健康。虽然说千里迢迢乘坐飞机来到一个地方不单是为跑步(同时也想旅游),但如果身体欠佳,不能参加赛事,心情难免会失落。

这些赛事举行时的气温偏冷。最近参加的西雅图热巧克力15公里竞赛,是我面对最寒冷的气候,也就是1摄氏度。我最终穿了三层长袖上衣,两层紧身长裤,戴上一顶帽子和一个耳套上战场。

20190711_zbnow_run3_Medium.jpg
2014年累积至今的纪念奖牌。

总的来说,天气干凉的时候,跑起步来较容易,因为相对来说,当空气中水气含量大,造成气压低,会让人喘不过气。所以,在新加坡跑步还是有一定的难度。另外,我觉得身体有被低摄氏度麻痹的感觉,所以即使肌肉酸痛也没什么感觉。有别于新加坡跑步活动的是,国外竞跑的速度较快,这也让自己不自觉的突破自己的水平。

在这些旅程中,我不时遇到一些令我肃然起敬的年长者,与她们交流后,得知她们约六旬,与几位年龄相近的朋友结伴参赛,而且报名的是比我赛程还长的半马或全马。在她们的身上,我确实看到生命的光彩!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