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年屋龄组屋 暗黑·酷炫

Upstairs_设计事务所提供照片

“Upstairs_”室内设计事务所创办人兼首席室内设计师卓康伟靠近旧丹戎巴葛火车站的新家,以灰、黑为主色,酷而美。屋子中央能灵活区隔的宽敞共享空间,是这个家的灵魂所在。

写过无数个家,我最期待看到,也有幸登门参观过不少建筑师或设计师自己的家。一个设计师最在乎什么,他的生活主张、设计理念,从他为自己和家人设计的家就看得出来。

这期,我们走进“Upstairs_”室内设计事务所创办人兼首席室内设计师卓康伟(Dennis Cheok)的新家。

卓康伟的组屋靠近旧丹戎巴葛火车站,建于1979年,他笑说:“屋子只比我大一岁。”1350平方英尺的面积也是那个年代的屋子才有的宽敞,住着他与妻女、帮佣四人。

几次见到卓伟康,他都是一身酷黑亮相,他的家也跟他一样,吐露着不落俗套的个性美。他选用的家具和装饰材料也以深色调为主:深褐实木地板和美耐板、灰色家具、黑色边框等,反映出“不怕黑”的偏好。

卓康伟入住不到一年的家不只酷而美,还有一种自由自在的生命力,在高度人为的控制下,又不失一种有机、灵活的生机。

组屋的黑色铁门有种工业酷感,没有铁闸,靠电子门锁进入。
组屋的黑色铁门有种工业酷感,没有铁闸,靠电子门锁进入。

还未走进他家,便被他家大门吸引。黑色铁门有种工业酷感,没有铁闸,靠电子门锁进入。打开门,跨过小小的玄关,掀开灰色落地布帘,映入眼帘的是暗色系的开放厨房,一张极长,能坐上10人的定制吧台餐桌向内伸展,吧台尽头是L形长沙发,也是屋子的第一个客厅。

入门即可见一张长餐桌与吧台。
入门即可见一张长餐桌与吧台。

站在这里,向前看,设计师叫人赞叹的巧思妙想一目了然。他说:“我并没有做出大刀阔斧的改动,尽量保留原来的格局,唯一的大动作是敲掉大部分的墙,让每间房更开阔。”

屋里所有人都能与中间的共享空间衔接,扩大每间房面积,也增加全家交流的空间。
屋里所有人都能与中间的共享空间衔接,扩大每间房面积,也增加全家交流的空间。

利用“门墙”变换空间

卓康伟把他的家称为“The Common”是因为屋子中央能灵活隔绝、区分的宽敞共享空间,是这个家的灵魂所在。女儿睡房和客房在左边;他和妻子的主卧室和卫浴间在右边,这三间房都没有固定的墙,而像日本传统住家那样,能用自由推动的门关闭起来,同时又能根据需求区割、重组出不同的空间来。譬如,女儿的睡房与父母的主卧室只隔着一张大沙发,关起前面的滑动门就能变成一个巨大的亲子空间。

当“门墙”完全敞开来,屋里所有人都能与中间的共享空间衔接,扩大每间房面积,也增加全家交流的空间。

每间房用能滑动的玻璃门、木板等分隔出不同的私密空间。
每间房用能滑动的玻璃门、木板等分隔出不同的私密空间。

让用者自己控制隐私程度

房间的设计在开放之余又融入层层的隐形考量,让用者自己控制隐私程度。帮佣睡在客房,空间虽开放但仍能有隐私:她的床位有一片帘幕,一拉就隔绝出自己的小天地。

隐私度在这个家的定义也十分灵活。主人房的墙是一面可灵活推开关闭的雾面玻璃铁门;主人床坦荡荡地面向浴缸、厕所,靠一张落地帘遮掩。洗手台充当化妆台,直对着双人床。卧室帘幕背后藏着夫妇俩的衣橱。我不好意思直问对方冲凉、如厕时怎么制造隐私?他大方地笑笑,觉得夫妻间没什么好隐藏的。

主人房的墙是一面可推开的门,床面向浴缸,靠一张落地帘遮掩。
主人房的墙是一面可推开的门,床面向浴缸,靠一张落地帘遮掩。

7岁女儿的房间充满游乐的感觉,可说是屋中树屋。她的床位升高,须要像爬树一样才能攀上。床底下是女儿的书架和衣橱,床位帘幕后藏着更多的收纳空间。

女儿的房间充满游乐的感觉,可说是屋中树屋。
女儿的房间充满游乐的感觉,可说是屋中树屋。

卓康伟说,这个家是从内装修到外的:“到了装修组屋入口时,我们的预算已经爆了。”

于是,他回收装修时敲掉的墙砖,用来装饰外墙,反而让入口变成一面极酷的艺术装置墙,让客人进门前驻足欣赏,忘了按门铃。他自豪地说,墙上的门牌号码还是他亲手砌上的,就像一位艺术家骄傲地在作品上签名、落款一样。

设计师循环旧砖装饰大门外墙。
设计师循环旧砖装饰大门外墙。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