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腾的海洋 马人

本地著名音乐家马人7月12日逝世,他创作的歌曲《谁要是悲伤》几十年来仍是许多合唱团选唱的曲目。《谁要是悲伤》的歌词改自林阳的诗句:谁要是悲伤,请看看那奔腾的海洋,海涛奏着生命的歌,一片激情地歌唱……马人就是奔腾的海洋,2009年“复出”后,仍是老骥伏枥,壮心不已。

本地著名音乐家马人于7月12日逝世,享年89岁。

马人原名吴鼎风,是新加坡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重要作曲家,他创作的歌曲《谁要是悲伤》,几十年来仍是许多合唱团选唱的曲目。

《谁要是悲伤》的歌词改自林阳的诗句:

谁要是悲伤,请看看那奔腾的海洋,海涛奏着生命的歌,一片激情地歌唱。活着就不该颓丧,活着就应该向上……

《谁要是悲伤》的写作年代是殖民地时期,鼓励生活在底层的人们不要消沉,要敢于奋斗,努力向上。由于旋律悠扬动听,容易上口,这首歌曲据说在马来西亚和中国也广受欢迎。在网络上,也可以听到新加坡多个团体的合唱录音和视频,好些人还误会这是源自中国的歌曲。

出版两本歌集

1960年,马人先后出版两本《创作歌集》,收集38首本地创作,除了四首,其余都是他的作品,大部分歌曲,他写词也兼作曲。

1959年,华侨中学毕业班叙别会演出歌舞剧《锡米山之歌》,他也受邀为主题歌《淘洗锡米之歌》作曲。

马人擅长写曲,对乐理有深厚认识,也能演奏好几种乐器,如钢琴、小提琴、手风琴、二胡、笛子和口琴。他在负责指挥“道南、醒华校友会”口琴队时,也负起编写口琴曲的任务。

当年的口琴队队员吕先生说,马人主持口琴练习时,态度严肃,然而大家还是相处融洽。他举例:“玩集体游戏时,我们曾以他的原名吴鼎风出谜题:成日在家种豆芽(在五线谱上作曲),悠哉闲哉似老爷;一旦狂风暴雨起,高呼一声我来也!马人知道我们在开他的玩笑,却也不以为忤。”

1969年,马人创作了一组口琴大型演奏曲,分四个乐章,即:《迎风暴》《向太阳》《看世界》和《一片红》。这组乐曲是歌剧《团结起来,开展斗争》的主要内容,还包含合唱团的伴唱,也具戏剧成分,有角色有台词有旁述,演出人数逾40人。

不过,这个原订于1970年新春期间在日本园举行的演出却临时取消。日本园是位于现在新民路的一个小村子。马人就是在这个时间点在内安法令下被拘留,第二年3月获释。

我在网上看到今年2月贴上的一篇访问马人的文章写道:“我问他有没有60年代写的歌啊?他说有,都不见了,说内政部来抓他的时候,拿走了一大袋文件,里面都是他写的歌……原来都在内政部的储藏室里。”

马人的女儿吴淑怡说:“爸爸这些年,仍在作曲写歌。”

20190801_zbnow_maren_Medium.jpg
醒华口琴队1964年在樟宜十英里露营,右一是马人。

只读过三年书

马人六岁从中国海南岛南来,曾在醒华学校念过三四年书,日本占领新加坡便停学,战后也没再上学。

马人受教育不多,当然也没接受过音乐学校的训练,那么他是怎样和音乐结缘,而且取得不小的成就呢?

笔者从1956年成立的艺钟口琴队的简史里看到马人的名字,他是队员,队长是李学训。两人也参加醒华校友会。1964年,醒华校友会庆祝九周年举行戏剧音乐晚会,马人是合唱节目的指挥,李学训是口琴队指挥。1965年李学训在内安法令下遭拘留,马人便接手口琴队的指挥任务。

认识两人多年的吕先生说,李学训学习音乐较早,在音乐修养方面,两人应是亦师亦友的关系。

“马人和当时的音乐界名人符丹萍是好朋友,他们都是住小坡的海南人,来往密切,相信符丹萍最少会提供一些学习资料给马人。”

马人的女儿吴淑怡说:“我们住在陈桂兰街时,关了店门他就一个人留在楼下看书和听歌,不许我们孩子去打扰。”

马人的父亲最早在陈桂兰街角头开咖啡店。1972年,马人获释后在原址设立马联电器公司,咖啡店则转移到小巷经营。公司提供电器水喉工程服务,他接到顾客电话,便骑着摩托车前往安装电器或维修水电。店里后来也兼卖点冷气机类的设备。1996年,公司搬到江子民路,一年半后关店,全家搬到后港,只通过电话承接水电维修的生意。接班人是他的小儿子吴乾海 。吴乾海说,爸爸这些年仍在家里帮忙做账。

谈起爸爸,几个孩子都说爸爸很疼爱他们,管教也很严格。如果借了《老夫子》漫画书或是武侠小说,都得背着他看,“爸爸认为看那些书不好,会影响我们的思想和生活作风。”

吴淑怡补充:“即使是最近这几年,爸爸在家就是看书、听歌、玩乐器,相信他也还写歌。妈妈常说,他这一辈子就是离不开音乐,音乐仿佛就是他的生命。”

2012年年底,马人在公园运动时不慎跌倒,动了手术几个月后虽然伤势已痊愈,走路已不像以前稳健。

“他少出门后,一回到房间就按响录音机,常听录音带《我们的歌声》。这个录音带收录的歌曲,就是他这些年的主要精神粮食。”家人知道老人家的这个爱好,那几天在他灵堂前就一直重播这些歌曲。

10年前“复出”

马人从2009年开始,又恢复“教歌”的日程,一群昔日团体的歌唱爱好者,说动他重新发挥所长,施展抱负。其实,这之前的1993年,他已和醒华口琴队成员恢复联系,与他们一起练歌约一两年。

歌唱小组的钢琴伴奏杜青说:“马人还是像当年,一指挥态度便非常认真,对音乐的处理也非常严格。”

黄美贵补充:“马人每次来教课,都是准备充足,每次上课后我都感觉颇有收获。”

2012年10月25日,这个歌唱小组举行一次内部演出,后来还制成录音带《我们的歌声》。这个录音带便成了马人最后几年的最佳陪伴。

杜青透露,马人从后港下坡来教歌,不但全义务,看到组员需要缴交什么费用时,自己总不肯例外豁免。

安详离世

马人身体向来健壮,没患病,每次给医生检查,只说血压略高,还无需服药。

7月12日早上,马人照常起床,女佣帮他梳洗后,可能感觉很累又躺回床上。大约早上10点15分,女佣回来看他,他已经停止呼吸。

110个朋友和学生,日前在报章刊登一则结合他所创作歌曲的内容撰写成的挽词,怀念这位昔日的战友和老师:

奔腾激浪洗悲伤,

呼唤民权颂旭阳;

忆昔马人歌海燕,

回肠荡气念华章。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