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吃了小镇——小榄

作者一句话:抛开笔杆,提起菜篮。

在我们洋洋得意追捧我们的食物有多好吃的时候,也放眼我们鸡饭、菜饭和肉脞面外

餐桌的另一端更鲜更极致的美味。

鲜为国人所认知的小榄是广东省中山市的一座小镇,地方虽小但在小小的餐桌上却能品出千年历史和小榄人的开通。坊间流传着镇内的“五松,六流,三丫水;一弄梅花,十二座桥”引起了远在京城皇上的注意,便派了人到小榄一探究竟。在镇内穿行的河流使货物和人在邻近的灯具帝国古镇等地区衔接。通往南海的河流也带来了新鲜的水产如九肚鱼、黄鳝、白鳝等。

由于经济的发展,新一代的市民都往大城市大展拳脚,20分钟高铁外的广州即是青年们求学扎根地方。年轻的选择外迁,留下的父母们则享受着经济开放所发的财,和半百退休领着退休金天天上茶楼和供孙的小日子。去了年轻人,来的即是外省人如广西打着本地人不想干的活儿。

在吃来说小榄是公认继顺德后在广东排列第二的美食乡,广州的吃都不及两地。比起其他地区的人,小榄人嘴刁也吃得精致。饮茶在小榄人眼里是全天候的活动,有晨间的早茶,午间的午茶和晚间的夜茶。闲时,午间还会去商场附近的cafe喝下午茶。隔三岔五的约三五个知己朋友在临近的酒楼,吹吹水叹叹茶。茶后便各忙各的生活,有的上菜市有的归家供孙烧饭。酒楼也会在相应的用餐时间推出优惠活动如提供免费粥,优惠劵或套餐使顾客在诸多选择中回头。

饭前茶楼就会被好热茶或水和玻璃盆子在转盘上供饕客渌干净餐具和茶杯。在小榄人的餐桌上必不可少的除了边吃边泡的热茶,还有生滚粥。鲜甜绵滑的粥底配上肉片或肉丸,加上一层鲜脆的生菜丝。綿密中带清爽,鲜甜口感令不爱吃粥的人愿舍弃桌上的佳肴扒上两碗饱肚的粥。

菊花的遍布给这座小镇添了“菊城”“花城”的美誉。当地从前每60年举办一场到现在一年一度的菊花盛会吸引来自各地的人前去观赏这“非物质文化遗产”。菊花除了给小镇带来关注,可食用的菊花品种也被爱吃会煮的小榄人们列入菜单。他们把菊花花瓣,糖渍,风干而成的菊花糠。花香四溢,微甜金箔般的菊花糠洒在香脆的薄餐(由糯米粉制成软糯煎饼,通常卷入花生碎或红豆蓉)或甜点上点缀同时也增添个性。

粤菜总离不开点心,各地应食材供应的不同而衍生出兼具特色的点心。除了例牌的虾饺烧卖,小榄干蒸牛肉丸更是餐桌上的地方代表。蘸上酱青或喼汁,配上碟底的粉丝弹牙的口感配上肉丸内的芫荽,马蹄消解掉了肉的腻感。

为了保持食材的鲜,酒楼都会把海鲜养在鱼缸内供食客挑选品种和称重。除了常见的虾、鱼和贝壳类,在偏远农庄则会找到沙虫、水蟑螂等少见的食材下锅。说到近年兴起的农家菜,那里的手磨豆腐更是一绝。香滑浓郁的豆香,煎至金黄的表面淋上豉汁,在铁板上冒泡。在我国大厂商生产的豆制品里不容易找到如此浓郁淳朴的豆香。回到海产,总是离不开清蒸和油炸,把鲮鱼肉打成鱼球,油炸之后蘸蚧酱包上生菜食用便是出名的“小榄炸鱼球”。但最近受到其他地区的影响,爱尝鲜的人们也开始可以在菜单上看到如酸菜鱼等北方菜的身影。

在这次旅行中,吃得最多的就是烧鹅。深褐色的外皮,多汁入味的肉至骨头。每一口间,即溶的脂肪在口中溢开。鹅的肥瘦也是一大关键,太多脂肪会腻,太瘦即会柴。在蘸酸梅酱和原味间轮换,一碟烧鹅就在餐桌上不知不觉的消失了。

虽说吃是国人的共同嗜好也是我们的一大骄傲。但在凡事进口的新加坡,新鲜食材的鲜却是我们难以尝到的。在我们洋洋得意追捧我们的食物有多好吃的时候,也放眼我们鸡饭、菜饭和肉脞面外餐桌的另一端更鲜更极致的美味。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