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年剧场新剧 利用“突兀”重释经典

九年剧场的新作《青春禁忌游戏》,用一把揭示社会教育问题的钥匙,

开启一场亵渎青春的游戏。

青春是一个禁忌,又或一场游戏?

九年剧场将呈献新作《青春禁忌游戏》,用一把揭示社会教育问题的钥匙,开启一场亵渎青春的游戏。

《青春禁忌游戏》是九年剧场今年演出季最后一部作品,由艺术总监谢燊杰改编执导,是一部直指人性,将当今社会的道德与价值观质问到底的作品。

《青春禁忌游戏》原名《亲爱的叶莲娜·谢尔盖耶夫娜》,由著名苏联编剧柳德米拉·拉祖莫夫斯卡娅(Ludmila Razumovskaya)编写。该剧上世纪80年代初首演,当时是苏联还未解体的时代。该剧堪称当今极具力量的当代经典之一,不断在世界各地被翻译演出。

谢燊杰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时说:“我在大概10年前接触《青春禁忌游戏》时,就萌生执导这部作品的念头。这部剧吸引人的地方在于它表面上看似一部关于学生和老师的写实剧,但其中众多课题直指人性最吊诡的部分——恶源自什么?道德标准是相对的吗?权力的真正价值是什么?生活原则破灭后,人还算是活着吗?这些问题的旷世性促成了它的经典特质。这部作品触及广大的人性范围,无论任何区域的观众都能产生共鸣。”

打开重释的新可能

剧情中反映苏联未解体的时代背景和特殊教育模式,这些“突兀”的地方,在谢燊杰看来不仅不是障碍,更打开重释的新可能。“以前在一些翻译作品中,我常选择淡化文化背景,以一个熟悉但不确定时空的地方作为框架。近年来,我在创作手法上不断打开剧场和作品的关系,不断模糊真实和虚构世界的界线。因为承认舞台上的一切皆艺术处理,因此在呈现上反而感觉能够坦然体现剧中原有的时空文化背景。也就是说,这次故事是发生在苏联即将步向解体的年代,但这些以往的‘突兀’,已变成我们在重释经典时,用以开启多重层面的元素。”

他介绍说,鉴于版权,本剧翻译主要根据中国版童宁的翻译,但在修辞上做了一些修改,为的是照顾本地观众的习惯。

谢燊杰此次将联合灯光设计师廖永慧和音效设计师黄劲,一起构思设计舞台空间,以灯光和音效勾画出既虚又实的舞台世界。谢燊杰说:“我们将利用简约设计勾勒出老师房屋的框架,然后通过演员的表演,灯光的处理和音效的设计,来达到游走写实和诗意空间的可能性。”

九年班底默契超越局限

“九年剧场演员组合”成员——徐山淇、韩乾畴、梁海彬及温伟文将担任角色,与九年进行一段时间训练的庄淑怡也将参与演出。谢燊杰说:“演员组合以及其长期训练的模式已成为九年的标志特点,有些人可能认为这在演员选择上造成局限,但我却认为这其中有它独特的力量。这种长期累积、磨练,孕育出来的默契远远超过其局限。当然,班底再大一点是好的,我们有计划要扩大班底,但要找肯集中、吃苦和有耐性的演员不容易。”

徐山淇将在剧中担任老师一角,她认为这个角色与自己不近也不远。“剧中人物过的生活跟我不一样,但我会了解她对生活的理想和那份情操。不知怎的,每当我一开始排戏,脑海里浮现的形象就是我以前的其中一位老师,想到她的善良、眼神、语气。一般时候我不会想起她,但一排这出戏,对她的印象就会浮现,这种潜在记忆真奇妙。”

徐山淇认为,理想的师者应该是富幽默感又不失师长地位的。“好老师就是能把课题教好,让学生明白的老师。对我来说,理想的师生关系应该要能互相沟通,又不失尊敬彼此的关系。在校期间,师生间就算再友好,也很难有相等于一般朋友之间的关系,那会让学生们失去对待老师的分寸。”

《青春禁忌游戏》剧情讲述:四名学生意外地拜访老师,表面上是给她庆祝生日,实际上是要说服她交出锁着学生们考卷的保险柜钥匙。为了升学,学生们要篡改考卷答案,甚至提出各种堂而皇之的理由。老师虽然对学生们的行为感到震惊,却坚持不妥协,不让他们一错到底。夜深了,双方陷入僵局,学生们只好搬出最后一招——提出一个丧尽人性的交易。


10月17日至20日

晚上8时(星期四至六)

下午3时(星期六、日)

晚上7时30分(星期日)

国家图书馆5楼

戏剧中心黑箱剧场

38元

更多详情和购票,可上网:nineyearstheatre.com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