藤编让建筑得以喘息

↑↓Byo Living的编织师傅心灵手巧,无论技术、品质和速度都无法被机器取代。
日本建筑师隈研吾为印尼餐饮休旅集团设计的无墙度假屋,全靠Byo Living编织的竹帘间隔。(Kengo Kum & Associate提供)
Heru M. Prasetyo设计的发电厂用藤幕包裹,降低建筑表面的温度。
Byo Living与建筑师Andra Matin的最新协作项目,是印尼泗水的爱马仕藤编零售空间。
Byo Living为印尼建筑师Andra Matin编织的藤立面,采用13种不同的编织法,在2018年威尼斯建筑双年展获奖。
雅加达丰田(Toyota)总部陈列室的藤编天花板来自Byo Living。
新加坡法式餐馆Merci Marcel乌节路新店的天花板采用Byo Living的编织。

  藤,作为古老的建材,渐渐被遗忘。当人们都习惯被钢筋水泥的建筑“包裹”时,林正明在印度尼西亚设置藤编工坊,与各地建筑师合作,让工匠用藤编织窗户、天花板、内外墙面、屏幕等。藤的透气、采光、遮阳、降温及美化建筑的功能,在环保呼声高涨的今日,鞭策人们思考这原始建材的可贵、可用、可持续性,以及人们希望居住环境更接近大自然的需求。请订阅或,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