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重

订户
(iStock图片)

字体大小:

此时的外公已经没有呼吸,脸上和手指处有些发冷发紫,应该不会感觉到痛,但他就像一个破布娃娃躺在地板上,身体被胸口上的力量震得微微弹起,又重重落下。

作者一句话:那张床实在是太大了,摆放在狭窄的房间内,就开始吞噬所有剩余的空间。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