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彩色鱼群

字体大小:

字食族

原是想让我们给学校修修厕所,建个焚化炉。谁知修厕所的活儿,最终因那边校长担心我们做不了给包办了;焚化炉的工作还被那边师傅嫌弃了半天才勉强接受。

作者一句话:一些随学校去柬埔寨进行社会服务的感想。

  大概是随着同学老师们坐到了大巴上的时候,我才真切地感觉到自己来到了柬埔寨,这个只闻大名,少有了解的国家。

窗外飞驰而过的建筑多是一栋栋的低矮房屋,不似新加坡一层叠着一层的高楼大厦。马路上也少有汽车,倒是电单车与电动车比较多见。街边路边摊一两米一个。

凑近看,贩卖的食物倒是极其相似。

部分我所参加的海外活动,做的事与一般旅人区别不大,却打着一个名号前往,每晚绞尽脑汁将一天所见与那名号挂上钩。这向来是我最头疼的一个环节。许多时候你要说一天下来究竟学到了啥,认真思考,记忆最深的可能还真是那盘令人垂涎三尺的北京烤鸭。时间太短,接触得太少,且总在景点打转,很难指望学生看透那城市的躯干,接触本质,甚至提炼成为自己的一部分。最后只能无奈的点出表面区别:果然还是自己来看看好;这个在新加坡没见过,那个也没见过;原来这里是这样的,打破了我对这里的刻板印象。

这次出行的大多数时间离开了各类景点,前往一所贫困的学校进行社会服务。

这类活动也曾令我非常疑惑,说不清最终目的究竟是要帮助别人,还是帮助自己。要说是帮助别人,四五天的接触,不及孩子一生的一个零头。他们的成长中,我们起到的作用微乎其微,无论是短暂的教学还是陪他们玩耍,这些改造离深入骨髓的变化离了十万八千里。我们既不能改变他们物质上的贫困,也不能影响他们迫于视野,条件而有限的未来理想和追求。好像只是相遇了一下便迎来离别,徒增伤感。

但若说社会服务的目的是为了增加阅历,充实简历,且终将成为我们灿烂前程的踏脚石,又未免过于残忍。所有人准备到凌晨一两点的一腔热血,大太阳下的各司其职的心无旁骛,离别时红了的一圈圈眼框,孩子扑入怀里时的酸涩遗憾,都是作不了假的真心。

至今我仍不解准确目的,但也不执着于寻找,小小地帮助他人,小小地帮助自己,无论如何,无愧于心就行。基于此,也算是真真切切的增益良多。

此次出行让我意识到了一个事实:柬埔寨人民的个人动手能力怕是远胜于我们所有人叠加。原是想让我们给学校修修厕所,建个焚化炉。谁知修厕所的活儿,最终因那边校长担心我们做不了给包办了;焚化炉的工作还被那边师傅嫌弃了半天才勉强接受。说来惭愧,连在哪里开水龙头,怎么从井里打水,都是孩子教我们的。更别提后来去观摩当地人民缠扫帚,筛麦子,捣米种种技术活时的叹为观止了。后来想想,造成这差异的原因倒是颇为清晰。

拿牛车水的糖炒栗子,和柬埔寨某超市外的糖炒栗子作为例子。牛车水的栗子,壳都是裂开的,用手可以轻易的剥开,不用技术也不耗时间。超市外的栗子,味道同样诱人,可壳严丝合缝。一分钟剥的壳换来五秒钟的享受。后来我有幸得到了高人指点,才开始灵活运用牙齿与剪刀,有技巧,撬得极其迅速,吃得更加幸福。

恰似我们与柬埔寨那些孩子们的区别。

我们的水龙头一拧就开;见到的大米都是成品;厕所自有人帮忙修;建房子、搬砖、设计,样样都不需要我们烦心。巨人的肩膀早就为我们撑起了一片天。他们不然,所有在我们这不成问题的问题,在他们那都是需要自己解决的大问题,也因此锻炼出来了一身技艺。

再来提提我们为学校涂的画。画中有两座山,一条小溪顺山而下,于平原处变为小河,再汇入海洋。河里一条条的彩色小鱼都是孩子们的指印。

现在的他们就像那来自山上,游入河里的小鱼一样,自由又在,无忧无虑。但未来的某一天,他们终要融入海洋,与来自不同地方的海洋生物相争相处。

此次一别,不知是否、也不知何时能有机会再次相逢。想来祝福总能静静地待在学校,看着他们长大。

愿他们能好好地成长,未来在海里自在遨游,却永远是最初那漂亮而独特的彩色鱼群。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