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冬天恋爱日记

(陈巧霖/图)

字体大小:

以前的我以为把注意投射在自己身上就是获取能讨其他人欢心的时间和精力。现在的我发现那根本不成立,唯有自己填满自己,才有能力把爱给予别人。

冬天到了。路上的人都穿起羽绒大衣,咖啡店的热饮更受欢迎,树上的叶子不见踪影,我的心情渐渐低落。生长在阳光普照的新加坡,虽然抱怨热气和大太阳已成习惯,但是比起凄凉的灰色冬天,我宁愿汗流浃背也不要冷到足不出户。不仅是我,身边土生土长的美国人也都厌倦冬天的来临。

话说人凡事遇到问题,都会自然想找出解决的方式。很多人想取暖,身边有个人陪,便会对在冬天谈恋爱有憧憬。在美国,大家称这个现象为“取暖式恋爱季节“(Cuffing Season),指的是单身的善男信女纷纷凑成一对一对,好在孤独寒冷的冬天有心灵的寄托。通常这些恋爱都很短暂,夏天一到,大家心情豁然开朗又想恢复单身了。

我也不例外。尤其独自身在国外,有时候特别需要依靠。去买日常用品时,如果有一个人能帮我提沉重的购物袋该多好;每个月“好朋友”来在床上动弹不得时,如果有一个人能雪中送炭,送些吃的喝的该多好;想看电影或逛街时,不用四处问朋友有没有空,如果有一个人能陪该多好。

我成天嚷嚷身边没有我喜欢的人,也没有人喜欢,朋友耳朵都被我讲烂了。朋友的回答一致,“最适合你的人会在你完全无预期的时候出现!”或是“去多一点派对和聚会,认识新的人跳出你的舒适圈!”,或是“你应该要多微笑,不笑的时候你看起来很难亲近”。

我尝试朋友所有的建议和方法,却毫无奏效。不,应该说,方法虽然让我有些追求者,但他们都是不对和不适合我的人。这样的结果渐渐让我失去自信,觉得问题所在是自己不够好,吸引不到适合我的人。

俗话说得好,妈妈永远是对的。当我完全失去希望时,我含着泪打给远在新加坡的妈妈(具戏剧性),说我的心好累,不想再这么独立了,很想在异乡有个支柱。妈妈耐心地听完我诉苦后,冷冷地回答:“你吃饱了吗?” 我愣了一会儿,这和我的问题完全没有关系!但是我还是小小声地回答,“呃,还没。”妈妈长叹一口气,“你没有好好爱自己,别人怎么好好爱你?”

我一开始不相信妈妈的言论,爱自己和谈感情有什么关联?我半信半疑地开始把注意投射在自己身上。第一步,我先是收拾凌乱的房间。虽然一开始感到百般地麻烦,我却收拾得越来越起劲。清理完房间后,看着整齐清洁的摆设,感觉十分疗愈。第二步,我开始吃得健康,身心灵都变轻盈了,心情也不知不觉地开朗起来。第三步,我下定决心好好地保养皮肤,而不是频频堆叠化妆品。虽然一开始对素颜的脸感到没有安全感,但久而久之,我习惯了。身边的朋友都说我看起来更容易亲近,个性也更开朗些。

他们没有错,我第一次亲身感受到自爱的感觉真好。我也发觉我交男朋友的渴望渐渐淡掉了,那对我来说那已经可有可无。因为我原本空洞的内心被填满了。

以前的我以为把注意投射在自己身上就是获取能讨其他人欢心的时间和精力。现在的我发现那根本不成立,唯有自己填满自己,才有能力把爱给予别人。如同惠特妮休斯顿(Whitney Houston)的一首歌《最伟大的爱》(“The Greatest Love Of All”)中所述,“世上最伟大的爱/容易获致/学会爱你自己/就是世上最伟大的爱”。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