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黑与白之间的爽朗

黑与白贯穿整个居室,制造出线与面的对比。

字体大小:

Happe Design Atelier提供照片

黑白屋外观上的特色,是这间三房式组屋的设计主调。

设计师将黑白置换到房间内的硬软装潢上,打造出主人想要的干净爽朗空间。

殖民时代英国人为殖民地公务员与官员建造的“黑白屋”,是本地的一种特色建筑——这种房屋以木材和砖石为主要建材,木料为防虫防水涂上黑色沥青,砖墙则漆成白色。

黑白屋外观上的特色,亦可以成为家居设计的格调。Happe Design Atelier室内设计师王慈艺,为这间组屋设计时,参考的就是黑白屋的概念。他把体现于建筑物外在的色调质感,置换到房间内的硬软装潢上。

王慈艺介绍说,这间三房式组屋的主人是一名单身男子,在表达设计要求时,说想要干净爽朗的空间。王慈艺说屋主并没有什么收藏品或大型摆设,考虑到整体规划,他将储藏室拆掉,使空出来的区域融入居家实用面积。这么做的原因,是王慈艺已决定以黑白屋带来的灵感,进行整体设计。“以白色平面为主,用黑色拉长线条,制造出新的长度、高度与宽度。”——原来,色彩也能为空间刻画出一种全新经纬。

一体化设计的好处,是符合整个开放空间的格局,也让家居从全局到细部都有统一美感,另外,对于较狭窄的居室来说,一体化设计有视觉上拓宽、延伸、挑高的作用。

王慈艺说,尽管屋主独居,个人活动空间也不应被削减,这种考量下,将空间聚合,而非切割,才是最大化满足小居室内活动需求的途径。

门厅、客厅、饭厅、厨房全都聚合一体,各有场域和功能,却无实墙阻隔,王慈艺只在饭厅与厨房之间设置一道玻璃门。“屋主常下厨,有一道玻璃门是必要的。”王慈艺说:“屋主下厨时,玻璃门可阻绝油烟或热气,平时玻璃门无论开关,因其透明性,都不会对视觉通透产生影响。”

“墙上加墙”

整个开放式空间内硬装上做了不少更动,主要是管线和墙壁的修整。王慈艺说:“墙壁凹凸不平,因为包覆着一些管线。”

与其做块状或条状的遮掩,王慈艺的做法是在墙体外又包了一道墙,将所有坑坑洼洼盖在墙内,并刷白,使墙面看起来平整。而在原本电线和管道行经的位置则用黑色的线条将其归总整合——直观上,只看到洁白墙壁上的黑色直线,“白面”与“黑线”的清爽组合,也恰恰带出黑白屋的韵味。

但记者问王慈艺,“墙上加墙”是否会缩减居室面积。

王慈艺说;“如果这些坑洼和凹凸不处理好,其实对空间更有影响,因为这将导致一些家具无法靠墙摆放。所谓的‘墙上加墙’,只是把原本就用不到的位置全部封起来,并不会令实用面积减少。”

他笑说,尽管客户只要求“简约”,但设计师并非什么都不做,尤其是将组屋相较于公寓更复杂的硬体或硬装弄到“简约”,要花不少工序,任何一种平顺、整齐都不是那么容易达致的——这便是设计的真意,设计不仅仅是锦上添花,有时也是化繁为简。

饭厅很“出世”

饭厅中的线条之美体现尤甚,天花板上的灯管与墙壁上的线条定义了整个饭厅,它因而显得很“出世”很不像饭厅,但的确是为三餐而设的区域。“当然,也可以当成一个办公空间。”王慈艺说。“桌子底下藏有线路,可供办公用电。”

饭厅也可以作为工作间使用。
饭厅也可以作为工作间使用。

饭厅的白,与客厅的黑起到反差对比。在开放空间居中的黑客厅,仍不脱离黑白主调。之所以说它黑,是因客厅内主要使用的是深色电器、家具、家饰,比如电视机、电视柜、地毯、沙发、茶几。这个客厅作为重点起居空间,用深色强调了在整个开放空间中的存在感,更带出一种舒服和随性——黑色家具,使用起来是最随心所欲的。

客厅多采用黑色家具,与白色墙面形成对比。
客厅多采用黑色家具,与白色墙面形成对比。

为空间上的整体拓宽,厨房中间的通道被打开,形成一条流畅动线,一侧可烹煮,另侧可洗衣。尽管岛屿形流理台很流行,王慈艺认为综合整个家居陈列来看,岛屿形流理台视觉上并不适合。“虽然岛屿形流理台感觉上大气,厨房还是应以烹煮功能为主,不必勉强嵌入一种不相融的家装。”

主卧是在开放空间之外的一个私密境地,王慈艺使用大量黑色铺排,比如床后一整面墙及合页窗。他觉得有的空间须要看起来大,有的空间如主卧,反而可借助黑色的收缩性,把房间调整得更温馨。

主卧的黑色为休憩增加温馨的感觉。
主卧的黑色为休憩增加温馨的感觉。
从主卧进入卫生间,得经过一个“玄关”。
从主卧进入卫生间,得经过一个“玄关”。

相当有趣的是主卧卫生间,在进入盥洗区域前,王慈艺打造出一个贴满黑色瓷砖的“玄关”。让进出卫生间这么简单的走动,都有了一种曲径通幽的妙趣。

若想要一种更深层次的独处,还可到深邃而幽静的黑色书房,来享受一段宁谧的阅读或沉思。

纯黑的书房适合专心阅读和处理工作。
纯黑的书房适合专心阅读和处理工作。

地点:宏茂桥

面积:881平方英尺

装修时间:两个月

装修费:5万多元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