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六十年来家国 ——潘正镭的《太阳正走过半个下午》

订户

字体大小:

  上文(刊10月11日早报周刊)李有成评说潘正镭的《太阳正走过半个下午》以《南大牌坊》一文讲述牌坊竟已化为一座无名纪念碑。而末代南大生,未忘社会责任。

在《太阳正走过半个下午》书中,1970年代下半的那几年都与南洋大学有关,不仅因为潘正镭亲历南大的末日,睁眼目睹多少华人寄望的母校隐入历史,南大那些年也正好是他生命中重要的形塑期(formative years),他初窥世事,从一位懵懂少年突然间发现人世的幽暗诡谲,连理应单纯的校园也因政治势力的介入而危机四伏,动荡不安。潘正镭在《南大牌坊》中以一句话总结他的南大岁月:“风雨来去,我的云南园生活早化成一声飞逸远去的鸟啼。”将逝去的南大岁月喻为飞鸟啼声,意象鲜活,深有寓意。飞鸟远去,踪影虽不复可寻,鸟声啁啾却依稀可闻,是鸟啼声召唤过去的记忆。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