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自创花道流派 Haribana 柔软的建筑

字体大小:

念建筑出身的哈利殷多,舍弃本业,开拓另个专业——花卉设计。他把建筑理念融入花艺里,创立属于自己的流派,走向世界。

一场疫病让一些人找回初心,也成全了一些人的斜杠转型。柳暗花明,花卉设计师哈利殷多(Harijanto Setiawan)两者都有一半:他找回初心后,让自己的花卉设计转型,登上新领域。

2013年,哈利殷多获颁总统设计奖之年度设计师大奖(President's Design Award Designer of the Year),成为至今唯一获得这国家级殊荣的花卉设计师。这奖项通常颁给平面设计师、多媒体设计总监与建筑师,哈利殷多跻身当中更是一枝独秀,万绿一红。有趣的是,哈利殷多的设计起源却是建筑设计。全职从事花艺设计18年,阻断措施期间,他因为材料短缺,舍弃以往华丽的设计,从一朵花、一枝叶找回初心,从最初给予他设计启蒙的建筑概念变通,变出30件和建筑设计一样叫人赞叹的插花设计“Haribana”。

生于印度尼西亚,今年48岁的哈利殷多年轻时在印尼万隆的万隆天主教大学(Parahyangan Catholic University 考获建筑学士,之后到澳大利亚悉尼考取房地产硕士。1996年,刚毕业的他来新加坡工作,之后长居了20几年。他刚开始在前新加坡公共工程局(Public Works Deparment,现称新加坡CPG集团私人有限公司)旗下的樟宜机场发展部门担任建筑技术人员,负责监督第一、二搭客大厦的扩建工程,为室内装修选地毯图案,设计厕所等,也参与樟宜机场集团为海外小国建设机场的工程顾问。他在公共工程局前后服务了七年,到了第六年,开始对花艺设计萌生兴趣。与其说萌生,不如说是重启。小时候他母亲在中爪哇的家里喜爱种花,他跟着妈妈早起在花园“拈花惹草”,对园里所有的花卉名字一清二楚,到了小学,他在美术课上极爱秀插花才能。

拜师学艺 瞬间跃进

哈利殷多说:“在新加坡的第六年我无意间看到一个由国际花卉设计师学会举办的花艺比赛广告,我毫无正统训练,不知哪来的自信,不假思索就报名参加。结果在32名决赛者中,我获得倒数第二名,但媒体却选用了我的作品刊登在报章上,给了我信心往花艺这个全新的领域探索,也让我意识到,成功的花艺设计要靠鲜明的设计才能在万花丛中被看到。

“我开始努力恶补,到澳洲珀斯拜师一位德国花艺大师。她之后还推荐我跟另一位德国及一位新西兰花艺大师学艺。我在一个月内接受密集魔鬼式训练,连摆在棺材上的花圈设计也得学。跟这位德籍大师学艺的第一个星期,她就逼我在珀斯公共图书馆做一场对外的插花示范。我必须在极短的时间内完成两件插花作品,只得硬着头皮上阵,但这确实逼我在短时间内突飞猛进。”

回新一年后,他在2003年辞职,在本地自立花艺设计公司,全职入行至今。去年冠病暴发正好是他入行的第18个年头,也丢了道难题给他,逼得他不得不变通。他说:“首几个月,本地很难进口各种各样的花卉。我向来走花团锦簇的华丽风,习惯一个设计会插多种花。花的选择突然变少了,我得逼自己用最少的资源来创作。我也得思考怎么教客户用最少的花草装饰家里各个角落,在非常时期让自己和家人的心情变得愉悦。”在思考过程中,早年滋养他十多年的建筑设计理念中的“仿佛若有光”,给了他找到“豁然开朗”的出路。

采用建筑设计基础理念

哈利殷多说:“我将建筑设计最基础的理念,包括结构、平衡、形体、框架、质感、景深、节奏、和谐等,全融入这时期的花卉设计里。30件插花作品中,24件每一件都阐释一个建筑设计的基本原理。另外6件则更复杂地融汇各个建筑原理。”

这些年,采访哈利殷多时,每每看到他的作品心里总暗自希望他能将建筑和花卉设计融为一体,展示柔弱花草的钢铁骨气,让世界大吃一惊。经历一场疫病的挑战后,他做到了。一个个堆叠而又错开来的钢草方框像拉开的连绵长回廊,一朵小花像一只燕子穿堂飞过;由钢草编出的棱形瓶结构宛如一根巨型圆柱,一朵紫花以婀娜的姿态傲然地伫立在上头;从摩洛哥建筑的装饰瓷砖取得灵感的钢草花笼,簇拥着一朵粉红小花。将建筑理念如此浑然天成,而不是硬邦邦地融入花艺设计,实不多见。

材料虽有限,但严选对哈利殷多的设计却是关键。他基本上只选用一枝花和一种草:“钢草(steel grass)就像是建筑的钢骨水泥,可以是直升上天的直线条,也可拗成一个框架、一个椭圆或半圆形的架构,将它们重复、错开、重叠起来,就会形成一种建筑的节奏与景深感。花卉方面,我只选用不同颜色的铁线莲(Clematis)。别看它柔弱的样子,它其实可耐上一个星期。除了可耐一个月的钢草,我也使用香蒲草和竹叶,绿色元素在我这系列的插花里就是建筑的核心架构。花则是建筑里的焦点,不用多,一朵就好,像一扇彩绘玻璃窗或一个漂亮的阳台,起了画龙点睛的作用,像一幅画作的最后一撇,一点彩墨,让‘整栋建筑’顷刻亮了起来。我也喜欢看似柔弱,却有傲骨的花,与强而有力的钢草主体形成对比,像是映照在摩天楼表面上的一束光。”

汲取日本花道精神

哈利殷多指出,他这个系列也从日本花道(Ikebana,也称华道)的禅意和简约精神汲取创作灵感。他说:“我让自己的花艺设计回到最基本的初心。以往我的作品都是奢华的,这次则完全相反。我用减法来设计,把多余的元素一件件拿出来,拿到不能减掉为止,这件作品结果还是美丽动人的,那这个设计便完成了。我最终要表现的是:花团锦簇自然让人心花怒放,但在有限的资源和可负担的能力下,人们也能享受一朵花、一片叶的美。这也反映出疫情下一种实在的精神与正能量。”

在阻断措施期间,哈利殷多开始在网上开插花班授课,也多次受本地的国际花道学院邀请透过视讯平台给他们的学员授课。有趣的是,本地有个号称风格最自由奔放的花道流派却排斥他的设计。因为没有取得这家流派颁发的证书,他无法以摩登花道的名堂公开对外示范。哈利殷多于是采用自己名字的开头,将他结合花道与建筑设计理念自创的“新派花道”称为“Haribana”,并有意出书和编成简单的教学课程传授给各地爱插花人士。塞翁失马,他豁达地笑说:“纳入我自己的名字后,我就正式把这次的创新心得变为完全属于我自己的创作。若有心人来学习的话,我要传授的就是一种不受外在因素牵绊,自由自在的创意精神。”

如果建筑的灵魂能以一朵花、一枝叶的形式重生,那就是Haribana。哈利殷多将把这系列送去比利时参加今年的国际花艺设计比赛。他在2010年用花制成服装、手袋、棒棒糖等时尚饰品,在同个比赛夺下银奖。对于这次的突破,他说:“这是我至今以来最强的一件作品。”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