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本还原岁月痕迹

玻璃滑门将客厅割出两个空间——一个是起居室,一个是办公间。当屋主须要全神贯注地工作时,拉上玻璃门即可。(Monocot Studio提供)
玻璃滑门将客厅割出两个空间——一个是起居室,一个是办公间。当屋主须要全神贯注地工作时,拉上玻璃门即可。(Monocot Studio提供)

字体大小:

设计师刻意将前门、前排窗户的漆磨拭掉,将长年累月藏在底下的颜色一层层显现出来。
设计师刻意将前门、前排窗户的漆磨拭掉,将长年累月藏在底下的颜色一层层显现出来。(Monocot Studio提供)

搞创作出身的主人家看中中峇鲁的老房,设计师于是根据他们的脾性打造了工业风的家,想尽办法将长年累月藏在老房底下的颜色一层层显现、还原。

油漆斑驳的前门、前窗,都是刻意保留的。这对中年夫妇住进中峇鲁老房子,当然是看上时间印下的痕迹,于是室内设计师,Monocot Studio创办人郑永强与团队用砂纸将外层的漆磨拭掉,将长年累月藏在底下的颜色一层层显现、还原。

就像卸妆,还它原有的素颜。

设计师还将客厅其中一面墙的石灰抹掉,显现它底下美丽的老红砖。他用化学药水洁净厨房地板,褪去岁月的层层污垢,还原底下蓝白色马赛克瓷砖的韶华。

厨房Kit-kat形状的奶白墙面瓷砖与深色的实木壁橱形成有趣的对比。设计师用化学药水洁净厨房地板,还原底下蓝白色马赛克瓷砖。
厨房Kit-kat形状的奶白墙面瓷砖与深色的实木壁橱形成有趣的对比。设计师用化学药水洁净厨房地板,还原底下蓝白色马赛克瓷砖。(Monocot Studio提供)

这间位于地面层的中峇鲁老屋是中年夫妻的二人天地,男主人从事影像制作行业,女主人热爱陶艺与烹饪,都是创意人士,于是设计师根据他们的脾性打造了一个工业风的家,除了还原、保留屋内外岁月痕迹外,也选择性留着屋子原有的石灰地板。

玻璃滑门割出两个空间

玻璃滑门的另一端是起居室。
玻璃滑门的另一端是起居室。(Monocot Studio提供)

设计师在屋内添加精致物件,像是为下个生代打造传世经典。主人须要在家办公,设计师于是将长形的客厅用一扇玻璃滑门割出两个空间——一个是放置沙发、小餐桌的起居室;一个是办公间,当屋主须要全神贯注地工作时,拉上玻璃门即可。办公间与起居室虽用玻璃滑门区隔,但郑永强认为,两个空间不该有明显的隔阂。他将客厅的靠窗矮柜拉长,穿越玻璃屏,延伸到办公室那一隅,长线条再延伸成长方形办公桌(足够男女主人共用),为两个空间制造出一气呵成,视觉上的延绵、相连感。

主人家的卧室。
主人家的卧室。(Monocot Studio提供)

选用黑铝框玻璃窗

这扇黑框玻璃门在屋内十分显眼,郑永强为屋内各处的窗户选用黑铝框玻璃窗,并将暴露的水管也漆上黑色,红砖墙上的灯“柱”也是黑色的,成为这个家的一个特色,这盏亮眼的灯能180度左右转动,方便屋主照明壁橱和办公桌。

设计师将办公室与主卧室之间的墙敲掉,用两面壁橱取代,一面是衣橱,另一面则是放置主人的拍摄器材、道具与书籍等的壁橱。

这个大壁橱将办公室与主卧室分隔,从事影像制作的屋主用来摆放拍摄器材、道具与书籍等。
这个大壁橱将办公室与主卧室分隔,从事影像制作的屋主用来摆放拍摄器材、道具与书籍等。(Monocot Studio提供)

女主人有志于朝私房菜发展,日后打算在一楼后院花园款待食客,为此在厕所的设计下了一定的心思,比屋子其他部分更为华丽。洗手间门挖出像船舱内的雾面圆窗,进入是一间暗黑华丽风的洗手间,地板采用的是自然花岗岩石,让人双脚踏进去有眼前一亮的惊喜。

色泽暗黑而华丽的洗手间墙砖。
色泽暗黑而华丽的洗手间墙砖。(Monocot Studio提供)
设计师抹掉客厅墙下的石灰,还原美丽的老红砖。这盏高照的灯能做180度左右转动。
设计师抹掉客厅墙下的石灰,还原美丽的老红砖。这盏高照的灯能做180度左右转动。(Monocot Studio提供)

地点:中峇鲁林烈街

(Lim Liak St)

面积:75平方米

设计+装修时长:7个月

装修费:约10万新元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