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云:G夫人不再“沉默”

擅长表现爱的矛盾与复杂的托宾写了一个让人回味的故事,女主人公的心理和感情层次异常丰富,细腻迂回瞬息变幻,但我的震撼却是:《沉默》让我发现,我以前根本不曾了解作为一个女人的格雷戈里夫人,她个人隐秘的精神世界。

我们那时念戏剧的学生,必定在独幕剧课程里读过爱尔兰剧作家的两个剧本:约翰·沁孤(1871-1909)的《骑马下海的人》,格雷戈里夫人(LadyGregory,1852-1932)的《月亮上升》。中国大陆出版的外国独幕剧集,如施蛰存教授编译的三集六册《外国独幕剧选》、上海戏剧学院周豹娣教授编著的《独幕剧名作选读》,无不收入这两部名作。中央戏剧学院98册的《剧本选》也如此。其中《骑马下海的人》皆选郭沫若译本,《月亮上升》由俞大缜翻译,另有茅盾先生译本。这两部剧作对五四至今中国文学和戏剧的影响,由此可见。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