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盈:报林与麻将

提起报林俱乐部,不得不提麻将。

对于麻将,我爱恨交集。从小给左邻右舍日夜“方城战”引发的“炮火”,“轰”得耳根难以清净,心神无法稳定,视麻将为“大敌”,深恶之深厌之。

初进报界没几天,上司忽然问我,是否懂得搓麻将。我摇头,他与周边的同事都掩口暗笑,如此说道:“投身文化界,岂可不识此精深博大之‘国粹’?那是基本的应酬,有些消息还得从麻将桌上听来。”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