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 [依然]唱着的歌

■梁文福

我们唱着的歌

现在成了探照灯

究竟是散场时里面太暗了

还是外面的白昼太明白了呢?

我们唱着的歌

本来也就只是歌

怎么从历史回眸那天开始

歌声抖落的萧索也有了重量呢?

我们唱着的歌

将年少时候酿成老酒了

怎么在故乡也有乡愁呢?

(谁说着要回去呀?)

你是我回去的唯一凭借了

我们唱着的歌

从一开始就走在入暮的山途了

(是不是天太早亮起来了?)

曾经深拥的仍在心里暖着

(错过了就错过了)

谢谢你呀同时代的陌生人

你的尝试了解是迟来的初涉

我们唱着的歌

(啊无言的你可知否)

有些爱/恨开始了就天长地久

用英文来说都已经是The songs we sang

怎么执着的华文还亘古隽永着呢 ?

我们唱着的歌

现在回过头来向我们要个谱了

(到现在还有人写歌写不出谱呢)

现在是我们被青春贬谪了

还是站在岁月的肩上看得更远了呢?

我们唱着的歌

让人生和电影都加场了

我仿佛听见学弟妹们说:哥

还好有那一年

还好有那第一首歌

(平芜远处是春山

彳亍的行人更在春山外)

现在是歌在唱着我们

而我们在轻轻地和

后记:新谣纪录片《我们唱着的歌》上映后,几乎每天都有远的近的亲友同学,来讯或来电分享观后的触动与感思。在夜深时写这首诗――送给真心的电影团队和倾情的观众,送给新谣,送给那些年(以及永远)的我和你。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