薇薇作诗

台湾辅仁大学同学于南大中文系展演诗词吟唱。(王欣慧摄影)
台湾辅仁大学同学于南大中文系展演诗词吟唱。(王欣慧摄影)

字体大小:

上善若水

《红楼梦》里,林黛玉教香菱作诗,香菱一股为诗着迷的疯魔;薇薇不是香菱,更不需要倚靠诗歌化解人生的悲情。

薇薇前几日作了几首诗,引起一阵骚动。这年头,写现代白话诗都不简单,何况薇薇写的是旧体诗。

我不晓得为什么新颖摩登的薇薇要作旧体诗,读了之后,倒也文从字顺,虽然吹毛求疵的话,能够挑出一些押韵不协、字辞老套的缺点。且看她的《落花》诗:

红湿胭艳逐零蓬,一片春风细雨濛。燕子不知无处去,东流犹有杜鹃声。

这是一首平声起的七言绝句,也就是第一句的格律是“平平仄仄仄平平”。“湿”字和“逐”字用现代汉语读来是一声和二声,在旧体诗的规范里是入声字,也就是带有P,T,K尾音,属于仄声,用中国南方的方言一读便可分晓。概括地说,就是“逐”字格律对了,“湿”字用得不对。

我这样计较,何必呢?薇薇初试啼声,何况,“她”并不是真的人。

前几年网上就有写诗的程序,比如“藏头诗产生器”,填入几个字,程序就把那几个字按照要求,放在句首、句中,或是句尾。用“南洋风华”为例子,系统产生的诗是:

南山忆昨夜凉风,

洋洋莓苔生何如,

风雨晴天明月色,

华空余年年来无

“南洋风华”四个字都排在每一句第一位了,可是整体没有诗意,重复字太多,用“洋洋”形容“莓苔”也不贴切。

2011年台北诗歌节推出了“诗的自动贩卖机”,人们可以根据主题选择想要写作的诗类型,并依指示回答问题,填写关键词,就能制造出一首白话诗。我玩的是2012年“加强版”,请看贩卖机自动生成的“暧昧诗”,题目是《微悟》:

我仍记得蓝色衬衫

水草般纤维

在你胸骨上方

微微露出一点松树

图书馆黄昏且永恒

灯与桌子

墙外有时闪过花

我们坐一袭充满了

对方的蜂蜜

各位,可知所云?人称日本汉诗有“和臭”,“臭”不是臭味,而是“习气”的意思,读作“xiu”;我看这种电脑制作的诗,就有“机器臭”,一看就识别得出没有“人性”,通不过“图灵测试”。

薇薇呢?北京清华大学语音与语言实验中心网站宣布,她能作25首诗,而且几可“乱真”。重读她的《落花》诗,字句含意连贯,前后呼应,可以说带有诗意了。

薇薇作的诗以写景为多,近似流行于南宋晚期的白描笔法,可以避开思想和抒情不足的缺点。我觉得特别有趣的是,薇薇其实是作诗的人工智慧程序,并不是个有型体的机器人,实验人员却为这款程序取了一个女性化的人名,比谷歌人工智慧“AlphaGo”还富有遐想的氛围。

《红楼梦》里,林黛玉教香菱作诗,香菱一股为诗着迷的疯魔;薇薇不是香菱,更不需要倚靠诗歌化解人生的悲情。

中国薇薇能作诗,日本的人工智慧则能写小说。目前已经制造出了四部小说,其中一部作品名为《电脑写小说的那一天》,真是妙题。科学家把文学创作归纳分解成单位素,让电脑系统记忆、排列、组合,然后输出。所谓“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现在,薇薇“不会吟诗也会作”了。

上个月接待了来自台湾辅仁大学的师生,在南大中文系展演诗词吟唱,让初次接触古韵新声的同学们一饱耳福。也许,不久的将来,薇薇不但能作诗,还能吟唱起来哩!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