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在地震断层带上

字体大小:

追求

4月16日清晨,我又上网追踪有关熊本地震的新闻报道,一则:“熊本今晨7.3强震,是前晚地震的主震。南阿苏村宿舍崩坍两大学生死亡。”

又一则:“熊本7.3强震后,阿苏山小规模喷发。”另有一则:“强震引发山崩,12名阿苏大学生惨遭活埋。”

我的眼光扫到放在案头的红白相间小长方纸盒,心血管紧揪。盒上印着“阿苏限定‘小国乡’牛奶糖”,盒里仍然剩三分之一方块牛奶软糖,还有一包“BLACK*BLACK”下有一排小字“眠气xxxx”口香糖。几天前,我还在阿苏火山旅游区闲逛纪念品商店,买了一盒日本牛奶糖,和一包“BLACK*BLACK”,为我结账的是一位笑容腼腆大学工读生,我请教他“眠气xxxx”的意思,他努力地用英语单字,加上肢体和面部表情解释“xxxx”,意思大约是口香糖嚼后会辣得喷火,赶走瞌睡。这家商店离火山区只有数百米之遥,我为这位不知道名字的工读生默祷,希望他无恙。

也想到我们导游的话:“你们一定想,为什么带你们看火山,尤其阿苏是座活火山,因为我们知道它不会爆发。火山,不时泄泄气,喷喷沙,就不会有地震,只要带把伞防沙就行了。”事实证明,她说错了。

既然到了熊本,我本想参观夏目漱石的旧宅,根据报道他在那栋住宅写《我是猫》,《少爷》也是他在熊本的教学经验。况且,今年正值他的逝世百年祭。与导游商量,因为时间有限,又不在行程之内,别无选择只得去阿苏。由于地震,阿苏之行变得难忘。

4月14日,我团飞离日本回新加坡,到家不久团友就发来熊本里氏6.5级地震的消息,赶紧打开电视,那时不论是CNN或是BBC,只有屏幕下端的流动文字报道,没有视频。第二天早上,团友又传来巨变后熊本古城的图片,这座庄严、华贵的古城堡,一夜之间因创伤骤然秃顶。覆盖主城郭天守阁屋顶的整齐铁灰色瓦片,如今七零八落,一片狼藉。城脚几处的石垣也被震塌。傲然宣称从来没有被敌军攻打下的百年城堡,挡住了人祸,却避不了天灾。

最可怕的还是不断的余震,从弱到强已经百次有余,谁也闹不清楚是否主震已经过去。16日清晨,凌晨1时25分发生里氏规模7.3级的主震,和1995年“阪神大地震”同级,地震的深度是地下12公里,而摇晃度却是空前。上网查看,我们去阿苏所经过的阿苏大桥断了;南阿苏村的山泥崩落变成裸山,掩埋了山下的房舍;隧道塌了;许多路面龟裂,截断,阿苏地区变成孤岛,等待救援。

追踪地震新闻,见到死亡和受伤人数不断地增加,传来的消息不断地变换、更新。好消息是,活埋的12名大学生救出了10名,可惜有两名心肺已经停止运作。

余震缓和后,地震成因也逐渐明朗,根据东京大学地震研究所古村教授判断,这次地震的震源是“别府-岛原地沟带”地区发生,横贯九州东西移动,引发熊本断层,也转移到其他断层。对照地图后,我的心几乎跳到喉咙,这不正是我们旅行的路途吗?原来,我们的旅程是走在地震断层带上 。

阿弥陀佛!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