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学校园中文词曲创作风气 每届收件上百份 学生作品受音乐人认同

字体大小:

你应该创作,你值得飞乐(yuè)!”这是“飞乐时空”词曲创作比赛网站的标语,精简得带出其比赛的意义。

多年来,南洋理工大学与新加坡国立大学分别举行“飞乐时空”与“心情溶剂”词曲创作比赛,鼓励学生创作,也发掘不少优秀人才。

由南大中文学会主办的“飞乐时空”今年已迈入第22届,目前处于征稿阶段。这届比赛的筹长郑德威说,“飞乐时空”始于1994年,前身为南大华文学会歌咏组活动。

“当初创办‘飞乐时空’的同学并没有将它定位为一项竞争性的音乐比赛,而是一群纯粹的音乐爱好者,想聚集各地伯乐而发起的音乐创作交流聚会。刚开始,多数参与者是南大学生,整理了各个作品后会邀请专业评委进行作品点评与提意见,再召集更多有才华的歌手和表演者表演,与其说是比赛,更像是聚拢知音的音乐飨宴。”

据郑德威了解,各届“飞乐时空”的反应不一,但平均都有上百份作品,除参赛组别外,决赛当天也会开放给校内外人士入场,每届平均有数百人到场支持。

他说,为了吸引更多参赛者,比赛除了开放予新马的在籍学生、公民与居民,今年也开放给国立台湾大学的学生参与,并且与该校的台大词曲创作社结为合作伙伴,计划未来开放给更多其他地区的年轻人参与。

参赛者从新马到海外

国大的“心情溶剂”创办于1998年,原本称为“展翅”,在第三届时(2000年)改名为“心情溶剂”,今年2月举办了第18届的比赛。目前,“心情溶剂”主要面对的是中学、初院、私人学院和大学生群体,本届共收到191份杰出的作品。

下届“心情溶剂”词曲创作比赛筹委会主席郑佩玲说:“当初国大有一支年轻而有活力的学生队伍,他们怀着对音乐创作的热情推出了中文词曲创作比赛。渐渐地,比赛从学校走向全国,继而覆盖了整个新马地区。”

谈到现在校园创作比赛的风气与效应,她认为,本地有很多青少年还是很喜欢华文歌曲。

“每年看到那么多年轻人参与,证明他们对中文词曲创作感兴趣。有些学生还会组乐团,演绎自己的作品。因此,我们一直坚持举办‘心情溶剂’,现在已横跨新马,希望日后有机会扩展到更多中华地区,让各地年轻人都有机会展示自己的才华。”

郑德威也有同感,“我们在筹备与收稿过程中,发现本地年轻人对中文词曲创作领域不仅有超出预期的兴趣,更是有不凡的水准。从近年来收到的作品可看出,参赛者尝试跳出框架,加入特有曲风,形成风格迥异的‘新加坡Style’,教人耳目一新。”

作品获国外歌手认同

校园创作比赛,也让学生们有机会向专业音乐人学习。

像“飞乐时空”近年跟新加坡海蝶音乐公司及大石音乐版权公司合作。晋级决赛的队伍在决赛前数月参与主办方安排的工作坊,主要是跟专业音乐制作人交流,给晋级队伍在作品上的建议。参赛者在赛后也有机会与海蝶和大石进一步合作,全视双方意愿而定。

“心情溶剂”的10强词曲创作人则有机会在总决赛前,获得资深音乐创作人的指导。郑佩玲说,有些参赛者把这当兴趣,有些则很认真地把它当成未来规划事业的机会。“比如2月比赛结束后,我们得知海蝶有意与冠军选手签约。校园创作提供了一个让他们学习、成长,并了解自我的平台,展现自我的舞台。只要拿出对中文歌曲的热忱,就一定有机会踏入这个领域。”

事实上,也有参赛学生的作品,成功打入市场。

郑佩玲说:“刘德华2004年专辑中的《影帝无用》,曲是改编自第5届‘心情溶剂’冠军萧家发的原创歌曲《生日快乐》;同届亚军Samantha的作品《怎么忘记》,则获得EMI音乐的认可,被改编收录在台湾新星No Name的专辑《我在等你》。Samantha的作品最近也出现在香港歌手傅颖的专辑《微笑》中,其中《悲剧女孩》就用了她的编曲。此外,陈小春的《难朋友》作曲是第8届冠军陈国松。红到海外的本地歌手潘嘉丽是第6届‘心情溶剂’亚军得主。”

谈到“飞乐时空”的最大意义,郑德威说,不管其形式如何随时代改变,主办方都会一直秉持着让参赛者以最自由的心态享受其中,从中认识音乐知己,了解音乐世界之大,继续把中文词曲创作的精神延续下去。

郑佩玲则说:“校园创作比赛最大的意义在于提供机会给青少年。我们应该趁年轻,有时间与精力去挑战未来,追求梦想!这也是让青少年通过歌曲创作抒发情感,分享创作的舞台,他们可能就这样被唱片公司发掘也说不定。正所谓‘You Only Live Once’(你只活一次),趁年轻尽情挥洒青春,别让自己晚年遗憾、后悔!”》文转p08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