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下流行乐 对孩子与音乐都有不好影响

字体大小:

看受访者在九道问题里展露个性与智慧。

文⊙陈宇昕

摄影⊙龙国雄

澳大利亚指挥家亚历山大·布里格尔(Alexander Briger,47岁)擅长俄国音乐与现当代作品。

他的舅舅是著名指挥家麦克拉斯(Charles Mackerras),自小受音乐熏陶。他跟随舅舅步履到欧洲学艺,先后师从当代重要指挥家皮埃尔·布莱兹(Pierre Boulez)与西蒙·拉特尔(Simon Rattle)。

布里格尔有丰富的家族史,外家可以追溯到音乐家纳丹(Isaac Nathan),纳丹可是澳洲的音乐之父。布里格尔的父亲则来自沙皇时代的俄国,父亲的叔父正是刺杀滥权国师拉斯普京(Rusputin)的尤苏波夫亲王(Felix Yusupova)。

布里格尔醉心古典音乐,于2009年创立了澳洲世界交响乐团(Australian World Orchestra)。乐团集合在世界各大著名乐团效力的澳洲音乐家,首演即获得极大成功。其后邀得指挥大师祖宾·梅塔、西蒙·拉特尔客卿指挥,获得极高评价。

今年10月1日,他将与乐团造访新加坡,举办音乐会。

亚历山大·布里格尔

(Alexander Briger∕47岁∕澳洲指挥家)

1身为麦克拉斯的外甥,会感到压力吗?

我的舅舅影响我至深。12岁那年,我观看他指挥悉尼交响乐团后,决定也要成为一名指挥家,自此加倍努力练琴。在那之前我像所有男孩,梦想成为飞机师。后来到了欧洲学习指挥,他介绍我许多名师。作为他的外甥当然压力。许多人会比较我们,乐评家会这样写:他像他舅舅一样好吗?这常让我们感到气愤,但我必须接受,并以我的方式证明自己。

2谈谈你外家的先辈纳丹。

他创作了澳洲的第一部歌剧,他是第一个以澳洲原住民曲调创作的作曲家,他是第一个把三角钢琴带入澳洲的人,也是第一个在悉尼被电车撞死的人。他当时帮一个老人过铁轨,结果自己跌倒了,被电车撞死。他在欧洲时曾是英国王室派驻波兰的间谍,后来欠了一屁股债,只好逃到澳洲躲避债主。我的外婆写了一本关于他的书。

3你的家族与俄罗斯革命有关?

我父亲的叔叔就是尤苏波夫亲王。当年拉斯普京滥权,为了拯救俄国,尤苏波夫决定暗杀拉斯普京,请他赴宴,下毒,开枪,把他丢入结冰的河里才终于杀死他。后来爆发革命,我的父亲和尤苏波夫亲王都逃离俄国。我父亲是俄罗斯人,我想这就是为什么我喜欢俄国音乐,热爱柴可夫斯基的关系。俄国音乐存于我血液、灵魂之中。

4你的姓氏曾经被修改过?

父亲不对我说俄语,事实上俄国贵族一般说法语。二战结束后,父亲移民澳洲,他不想被人看作外人,从此主要只讲英语。他也把名字改了,将Brieger,改为Briger,这样看起来就不会太像德国人的名字。

5拥有如此丰富的家族史,你是如何意识到自己与近代史的关系?

我从小就听家人说这些故事,但一直不理解,直到长大对历史有了认知才惊觉自己家族的一切如此巨大。举个例子,我父亲的好朋友,一个叫迈克罗曼诺夫(Michael Romanov)的人,就住在悉尼,经常来我家。我后来才知道,原来他是罗曼诺夫王朝最后一任沙皇的外甥,如果俄国革命没有发生,这个人可能会成为沙皇。这样一号人物,竟然和我们在一起脱了上衣晒太阳,一起吃烧烤。我跟许多人说,他们都不敢置信。

6皮埃尔·布莱兹今年1月逝世,能谈谈你心中的他吗?

他不同凡响。他很温暖、友善,而且很幽默。据说1960年代的布莱兹非常严肃,不过我见到他的时候已经是2000年了,他已经70岁,那时的他很和善,我们相处得很好,我也很喜欢他的作品。他花时间向我解释音乐,我在他身上学到什么是现当代音乐。他教我如何指挥,排练当代音乐,这让我在业界得到名声,到现在我还经常指挥当代作品。乐团喜欢我指挥当代作品的方式,其实都得益于布莱兹,他教我最简单的技术。

大家都知道他不大喜欢威尔第的作品,有一次我问他为什么,他竟然为我逐一分析威尔第的每部歌剧作品。他理解所有唱词和作曲手法,他深入钻研之后才决定他不喜欢威尔第。同理也在他对勃拉姆斯的判断。

音乐上他容易发脾气。你能够犯一次错,但不能重犯。这跟我舅舅一样。

7你听流行音乐吗?

当然,听好多。我是70年代长大的,我听滚石、齐柏林飞船(Led Zeppelin)、平克弗洛伊德(Pink Flyod)。我喜欢重金属、爵士乐,我的舅舅喜欢披头四。现在我也听酷玩乐队(Coldplay),但我可以不听R&B,可以不听50 Cent,但我承认他的音乐录像都很滑稽,永远都是被性感女郎包围,如出一辙。我爱麦克杰逊、U2。流行音乐与古典乐同等重要。它让我们了解音乐的发展。

8音乐有高低之分吗?

没有,但我却在当今的音乐中发现低下的趋势。也许很多人不同意,但我觉得当今流行音乐发展对孩子对音乐都会有不好的影响。这些作品都太简单,太短,重复性很高,只用三个和弦,配合舞蹈。如果回到70年代,皇后乐队、艾登约翰,他们的歌曲多么复杂。齐柏林飞船甚至采用7/16的节拍创作。

9你有三个女儿,都在学音乐,你希望她们成为音乐家吗?

我的三个女儿,一个快12岁了,然后是10岁与8岁,小女孩,很受朋友影响。音乐家?不。太难了。当音乐家必须下定决心,这个行业没什么钱。就像画家、雕塑家,你必须热爱它,花心思雕琢,大部分都不会发达。我很担心,如果有一天我的女儿要去应征哪个交响乐团,全球几千人抢一个位子,那有多大压力有多挣扎?我宁愿她们当律师。当然我永远支持她们,要当音乐家、舞蹈家、演员,都没问题。当艺术家,你必须充满热忱。我不知道,我不知道。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