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不想最难

订户
如果连想法都没有,那才是最难成的事。

字体大小:

我在海拔3950公尺的Lauribina开始高原反应,整个身子不停地颤抖,虽然表皮是温热的,当伙伴握着我的手掌时,都说我比他们还温暖,但就是不明白体内为什么有一股寒气迟迟无法散去,一会儿窜到心窝,一会儿溜到背脊里。

只有摄氏5度的环境,人体是需要进食补充热量,但我却失去食欲,勉强下喝了几杯热水,可没一会儿就呕吐了,反复着喝水吐水的动作,像极新加坡的鱼尾狮。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