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何盈:入城记

订户

字体大小:

从多伦多乘搭飞机飞往墨西哥首都墨西哥城,时差倒退一个小时,迎接的是炎阳,接着是雷阵雨。

德士开入市区,最先触目的是四处满墙的涂鸦,美丑混杂其间。破落残旧的房舍,凹凸不平的路面,路旁乌黑不堪的积水;相隔仅仅四个多小时,墨城与多城,市容犹如天渊之别。

堵车堵得厉害,不逊雅加达与曼谷。红灯车停时,忽见男女老幼从路旁闪出,原来是街贩,分持小吃、饮料、报纸、香烟以及纪念品等,穿行车阵中叫卖;还有站在路中央表演杂技的卖艺人,在“卖命”耍弄浑身解数。灯一转绿,车子开动,他们急速闪开,令人捏了把冷汗。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