将掌心覆于前额

每个人只有死一次的权利,在质疑生之意义的课题上,我们用不同载体凿刻各自的信仰,以顽童的姿态凝视这个早已乱了笔顺的尘世。

请容许我挪用了这个标题,虽然它在小说家在阳台把自己交付给绳子以后,已不仅是试音而是绝响。

年轻的小说家的父亲是个大玩偶,这个童心永远未泯的爸爸说,当孩子被母亲哭着解下来时,他人在花莲讲学。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