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段春青:纽约

订户

字体大小:

三月,春天。可西边,美国,却是冷的。还在机场,等待朋友过安检,就感受到寒冷。路边,很厚的积雪,雪已经下过了,我没看见。想起在缅甸时,面试官问我为什么想到美国,我回答想看雪。他笑了!没有人会这么回答他的。

从台湾转机,再到纽约,很漫长的路程。机上全坐满人,我只觉得天一直不亮,睡过几次,窗外还是夜晚。终于到了,纽约,国际大都会,天还是黑的。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