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冠状病毒19最新报道

迈克:铃兰和尤里耶夫

订户

字体大小:

认识伍宇烈那天是5月1号。

中介人黄先生,说香港有个新近冒起的编舞者,作品被邀参加巴黎近郊的年度大赛,我第六区那间工作室反正无人居住,是否可以借宿十天八天。朋友的朋友,信誉保证童叟无欺,顺便还可以尝尝赞助表演艺术的滋味,当然没问题,于是寄上由戴高乐机场搭B快车出城的路线图,请素未谋面的他在卢森堡站下车,“千万记得经车尾出口上地面”。别怪我罗罗嗦嗦,那次魏先生替大导演人肉递送菲林去康城影展,一大清早途经巴黎约喝咖啡,不知道是我口齿不清抑或他无心装载,睡眼惺忪从车头出站,便双方分别在不同出口苦候半小时。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