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华:大寻梦

生活在当代,难免匆匆忙忙,每当节奏太快的时候,我就会放一张张继青的昆曲CD《牡丹亭—寻梦》听听,“拖一拖”脚后跟,让自己慢下来。这张CD是多年前在台北紫藤庐茶馆买的,算是那天喝茶之外的大收获。

奇怪,人人争说《游园惊梦》,较少提《寻梦》,要我来说,寻梦最考闺门旦的基本功,一个人的独角戏,载歌载舞,曲牌一支接一支连唱11首,而且情绪变化多端,完全是中国式的浪漫、中国式的性感、中国式的缠绵和中国式的哀怨。一支支曲子,文辞之美叹为观止:开场第一支《懒画眉》首句“最撩人春色是今年”;之后的《嘉庆子》又唱道:“是谁家少俊来近远”;后面的《江儿水》调儿凄凉:“似这等花花草草由人恋,生生死死随人愿,便酸酸楚楚无人怨。”汤显祖真是厉害,一层一层剥开杜丽娘的内心情感,其转换变化,幽微之极。请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什么是早报订户新闻

zaobao paywall messagezaobao paywall message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1